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自在寻美食~~红砖厂.铁幕吧.蚁工房.黑胶咖啡厅(黑胶时光)

广州乐活攻略2019-01-11 06:22:21

适逢这周没有出差也没有因为整理后续数据报告而需要周末加班,索性告假去广州溜达了一转。虽然肇庆距离广州还是比较近,但是两天行程还是比较紧啊,于是没有大张旗鼓而是低调地深夜访羊城了(嘿嘿,灰常不像偶滴风格啊,(⊙v⊙)嗯,低调低调)。

当然,私密话、手挽手逛街是我们女生交流感情、互通近况的必走路线。但是这次有个重点节目:探寻深巷美食——红专厂创意园(哈哈,这对肥叉和我这两个以食为天的家伙来说,可是诱惑无比滴啊,嘿嘿O(∩_∩)O~)总体感觉不错,所以打算下次煽动一众朋友去那partytime,O(∩_∩)O哈哈~

虽说第一次来,不熟路要打的,但是这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心情,嘿嘿,果然美食的力量无得顶啊。

我们来到的时候差不多7点,下车后一路走到红专厂,从繁华喧嚣走到素朴静谧,说心里没有一丝悸动那是骗你滴。因为是由原鹰金钱食品厂改造而来,里面所有的建筑基本都是旧时的苏式红砖屋,道路两旁有许多雕像,白天欣赏倒是不错,晚上就如没带眼镜的肥叉所言“好吓人啊”——嘿嘿,这永远是可以捉弄肥叉的弱点。

红专厂门口

雕像之一


红砖外墙


第一站:铁幕吧(Iron Curtain Gallery, Restaurant& Bar)

铁幕吧的名字来源于丘吉尔那一句铁幕“名言”,也来源于它黑铁铸造的桌椅——中间有一插曲,聊的兴起时,我忘了桌台也是黑铁铸造的,一杯水随意地放下“哐”的一声,又惹得肥叉一阵揶笑,⊙﹏⊙b汗。它前身是罐头厂的厂房,有那个时代苏式建筑特有的、高高的屋顶,有暖暖的灯光从旧时没有任何装饰的素灯泡中淌下来,仿佛回到那个物质淡薄,步伐悠闲的童年时候;斜对着门坐,除了与好友说笑谈天外,最大的乐趣也就是观察着从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儿,后两个八卦的脑袋凑一起去猜测每个人背后的故事或他们之间的故事,舒服慵懒的让人忘记一切;门口大棵阔叶植物盛放在洁净青花瓷中,经历了数十年风雨的老树根倔强地蜿蜒在砖缝间,生命的张力和对比,就于这小小的窗中无言展现。在夜色深沉的时候,最多人喜欢坐的,是餐厅当中那张超长的高餐桌,三三两两相对而坐,听着逢周三到周六晚上9点之后就开始的本地乐队带着民族风的live表演,那一刻,使人连心情也柔软了起来。可惜,我们在铁幕吧只待到了8点左右就向蚁工房出发了,没有欣赏到——那时我还郁闷:为啥只有驻唱台,没有乐队涅……

简洁的门口

保持原来苏式风貌的屋顶


非常有味道的驻唱台——可惜没有碰上驻唱时间




随着缓缓的音乐走进散发着澄黄灯光的店里,so warm……老板上来引坐,再warm,幸亏不是我的菜,要不估计直接倒了,嘿嘿O(∩_∩)O~

坐下,侍者送来菜牌——心里一动“恩?先看着书吗?菜牌呢?——虽然这种草黄色纸材的硬壳本是我的最爱”;手一翻,心里再动“幸亏没出声问”,因为这就是菜牌。⊙﹏⊙b赶紧安慰自己,可以理解了偶是首次见到用类似画册的本本当菜牌嘛。心里再再动“好喜欢啊,除了草黄色纸材的本本是我喜欢的外,连上面的菜式都是用手写的啊,而且那个清秀娟娟的字体也是我非常喜欢而又一直郁闷写不来这么温柔的字体的啊!!!”鸡动啊鸡动,嗷嗷……(嘿嘿,某两只后来还在猜测这是不是老板娘滴字涅)

手写版的菜牌喔

touch life之菜牌封面



表达了偶滴意愿之后便把点菜的生杀大权交给肥叉后,我就去那啥了然后顺便溜达一圈。意外惊喜啊,竟然连洗手台的细节都考虑的非常周到——砖头砌成的洗手台,上面是一张斜向对面的玻璃,中间放一修饰芭蕉叶,水珠流在透明的玻璃上让人有芭蕉叶露珠欲滴的感觉。连接玻璃低处的是黑铁细水槽。这个洗手间(男女型)乍一看会觉得比较刚硬,但是有了这个洗手台便柔和了很多。当时看到洗手台后的第一念头是:呀,没带手机……所以,没有相片大家只能意会了啊。

往餐厅走时,到画廊那里转了转,画的色彩都是比较轻快的,让人比较放松。只是偶滴艺术细胞还在培养中,所以只是扫了一圈便回坐了。喜欢画画的朋友,可以亲自去看看。

经过厨房,竟然有一笔电,这厨师也忒写意了吧——这简直就是我的梦想啊,有点钱有点闲,除了做饭给家人朋友吃之外,还能拥有一小餐厅,盈亏不是目的,只要可以随兴。说到厨房,就要说说铁幕吧的另一独特之处了:该店主打柴火煮食;此外PIZZA师傅是来自阳朔西街上以PIZZA闻名的红星酒吧。为了做出地道的PIZZA,餐厅主人还专门请人按照欧洲样式在水吧台里面用砖砌了个圆顶大烤炉,即点即制PIZZA,不过就要等候15分钟,建议大家一进门先下单,发烧友可以边拍摄边等,食友可以边聊边等。

回坐一看,某只除了之前说的波斯卡娜6’披萨、玛格丽特外还没决定好增加什么菜式,我抱着不大的希望问侍者“还有手撕牛肉吗?”

侍者“有”

偶装着很淡定滴说“那要一份”

其实我心里灰常鸡动了,因为制作“手撕牛肉” 的师傅来自枕木吧,把原块新鲜牛里脊用自家制卤水卤足一个半小时,令到它深深浸透卤水中桂皮、八角、茴香等20多种香料的味道,然后有客人点的时候再切条炸香上,用手撕开就会发现条条有肉汁,入口香而不柴口不老身,颇有水准,可惜由于制作麻烦,师傅每天只做10份限量供应呐。我估计是我们来的比较早还没到8点,所以还有,哈哈哈,所以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

在等待的过程中,除了聊天,我们还从身后的格子柜中搜寻自己喜欢的画册啊,杂志啊(五花八门,有美妆、衣服、竟然还有办公室空间设计);另外还有一些店主自己搜寻回来的印染布,我没有兴趣,要不估计又要跟店主割爱了卖了;此外,还有葡萄酒喔,不过今晚我的目的是鸡尾酒,所以就算了。

让人身心放松的格子柜


偶正在看滴几米画册



因为点的都是即做的菜式,而且又是柴火煮食,今晚比较多饕餮之客慕名而来,所以比较慢,大概20分钟左右才上菜。喔喔,开动咯,虽然我想先品尝玛格丽特,但是由于空腹易醉,所以只好先开动波斯卡娜披萨噜。

这里的PIZZA是介乎于美式和意式PIZZA间的半厚饼底,橄榄油和面,倍儿香,边子脆,中间柔软且会微微凹下去,满满地盛了芝士烟肉番茄,像个“饭兜”一般,吃的时候一定要徒手吃才爽,掰开一块,两边对折,张大嘴巴狠狠一口,嗯,小心漏馅哦!在波斯卡娜披萨面前,对比肥叉用刀叉慢慢切割的斯文,我就比较狼S了,直接用手掰开两块,对折,送入口,哇塞,我这个不爱披萨的人都觉得好吃了,主要是有点烟肉,但是不会过多反客为主,嗯嗯嗯,好正啊。

波斯卡娜披萨



手撕牛肉也接着上了,一看,就6根挺少的,安慰自己“浓缩就是精华”,一语成谶啊:用手一撕,肉丝分明啊,而且竟然不是干的喔,咬下去会尝到肉汁滴哟,完全没有我印象中柴火煮食肉会比较老硬干涩,沾上(个人比较喜欢,好像有孜然粉末在里面)些许自制辣椒粉,入口香而不柴口不老身啊,果然是精华啊!如果宅在家里看电视时有这个就好了,享受啊……

手撕牛肉


嘿嘿,填了肚子了,可以开动鸡尾酒了——玛格丽特。这里有点郁闷,一是点的时候我忘了说明是蓝色玛格丽特;二是,女侍者是新来的,对店里的菜式和酒的品种不了解,一问三不知,想叫其介绍都不如自个来的好了,所以有点郁闷,念在其实新来的,态度也还行,所以也就算了。说说玛格丽特吧:

玛格丽特


关于这种酒的起源,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这款鸡尾酒曾经是1949年全美鸡尾酒大赛的冠军,它的创造者是洛杉机的简·杜雷萨,玛格丽特是他已故恋人的名字。在1926年,简·杜雷萨和他的恋人外出打猎,玛格丽特不幸中流弹身亡。简·杜雷萨从此郁郁寡欢,为了纪念爱人,将自己的获奖作品以她的名字命名。而调制这种酒需要加盐,据说也是因为玛格丽特生前特别喜欢吃咸的东西。

玛格丽特主要是由龙舌兰酒和各类橙酒及青柠汁等果汁调制而成,一般在餐后饮用的短饮。因为龙舌兰是一种产于热带的烈性酒,所以刚刚入口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一种烈酒的火辣,但瞬间这种热力就又被青柠的温柔冲淡了,后味有股淡淡的橙味。这种感觉好像就是简·杜雷萨和玛格丽特的爱情一样,热烈,又有一种淡淡的哀思。

品尝完毕之后,准备向蚁工房出发时,不幸地事情发生了,偶有点濛了,没想到27度的鸡尾酒后劲挺足的,不过还好,意识完全清醒,动作暂时未出现失调。

第二站:蚁工房

都说蚁工房是力与美的结合,环境是一半室内一半室外,没有进行精装修的简单白刷的室内和红砖室外,因为不修小节而显得大气粗犷,然而店主又细心地加上室外月色荷花与天光云影共徘徊的荷塘,晚风徐徐吹过时,室外三两好友品美食秉烛夜谈,室内享受着从四面落地窗前溜进来的晚风或私语或共享美食,只愿时光停驻……

锦鲤.荷塘


流水浮光.荷塘




话说前身是机修房的蚁工房餐厅,一边是荷塘,;另一边却是生猛得可以落地就轰鸣着跑的哈雷摩托,可是我只看到荷塘,却没有看到哈雷摩托,难道是哪位借去过车瘾了,下次考虑早点去“撞撞”。大家是不是以为“荷塘&哈雷摩托”是听错了呢,不是啦,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画面全因餐厅两位主理大哥的多重身份,既是设计师,又是哈雷车手,更是为食猫。老板和主厨两个,本身就是车友,老板张sir好吃,最喜欢到处找好东西吃。而主厨大人吴生绰号“车队伙夫”,由于热爱烹饪,经常负责车队的伙食,长年累月下来练得一手好厨艺。加上他又是餐饮界出身,于是爱吃爱煮的两人一拍即合,开了这家蚁工房餐厅,取的就是蚂蚁好吃,而且亲民的意思。

我们一进来就选了落地窗前的位置,既可以领略室内的简洁装修,又可以享受三五荷花盈盈流水的惬意(不过花期已过,只有油绿油绿的荷叶噜)。由于两位老大都是随性之人,餐厅这里并没有常菜牌,菜式每日由主厨吴师傅去菜市场逛一圈,看看什么新鲜当造值得进货之后再决定,然后就抄在进门的黑板上,款式不算多,大约30款左右。一开始濛得不记得了,我还扯着肥叉说“为啥没有人拿菜牌来涅?”后来肥叉去问了才知道要自个去靠小花园的厨房那边点菜,我也懒得想了,就报馋涎已久的煲仔鱼、蟹黄蒸蛋、东南亚汁炒白贝让肥叉去下单了,然后?然后我就想趴在桌上睡了,因为玛格丽特的后劲上来了,虽然没有1个肥叉变成2两个肥叉,但是我自己觉得如果走路估计走不了直线。虽然第一次feel到醉的感觉是这样,然后也发现酒品还不错——不说胡话,没有其他动作,只是想睡觉,但是还是不大喜欢,因为意识清晰却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这种失控的感觉非常不喜欢。所以以后喝鸡尾酒只能喝1/3杯咯,女生还是保持清醒的好。

落地窗前的我们——呃,某只在干吗呢?我也不记得了濛了嘛……

因为是周末人比较多,上菜速度比较慢咯,而且都是上一个好一会才来下一个。而且不知道是材料没了还是什么原因,我最想尝的一道菜:东南亚汁炒白贝竟然没有做。还好因为濛濛的吃腥的不舒服,煲仔鱼、蟹黄蒸蛋我都是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了,所以不做也算了,下次过来不濛的情况下慢慢品尝。下面根据我浅尝的味道描述一下吧,觉得可以的话,可以过去尝尝。

煲仔鱼(粤式风味):吴师傅是广州人,做的菜式也是纯粤菜风味,以做鱼最为擅长,不过不是所有鱼都是粤式风味了,像香辣马鲛鱼就是东南亚风味——鉴于我近半年吃的湘菜中所含的辣椒是我目前人生的总和,所以就忍住不点这个了。说回煲仔鱼,招牌菜喔(不过确实实至名归),用的是马头鱼生,图的就是它肉质细嫩有海水香。我一向不是特别喜欢小的海鱼,嫌腥,不过这个完全感觉不到浓重的腥味,因为是粤式做法——用少许高汤(具体是鸡汤还是鱼汤,原谅当时已经濛濛的我味蕾发挥不了作用了)在沙煲中小火烹煮直至收汁——不是刚好就收,而是继续收至汤汁粘稠至三分焦香即可——因为沙煲即使放在餐桌上余温还是比较高的,余温足以继续收汁至5分焦香了。这样吃到的鱼块既保持了海鱼细嫩又有混着淡淡鱼皮焦香的鱼香味,非常可口。下次去吃,我肯定一定要品尝完了再去喝酒,那就刚刚好了。

鲜嫩可口滴煲仔鱼




蟹黄蒸蛋:南沙蟛蜞膏蒸蛋,一碟下足4到6只农家蛋。乍一吃下去,满口的蟹香和浓郁的鸡蛋香,爽滑的蛋腐中夹杂这慢慢的膏肉,满足啊,这对我这种海虾蟹当饭吃的虾蟹控可是挡不住的美食啊!南沙海蟛蜞膏用的可全部都是蟛蜞膏啊,蟛蜞其他部分都不用的了,足份足量啊——我已经开始策划去南沙吃当地做的蟛蜞膏蒸蛋了,原产地的风味呐。

香滑的蟹黄蒸蛋





东南亚汁炒白贝:下次告诉吧,我也不知道:(

第三站:黑胶咖啡厅(黑胶时光)

若说最适合发呆的地方,要数黑胶时光。竹帘半卷一室清凉,缸中莲花慵懒照影,大蓬大蓬的爬墙虎肆意地爬满红砖墙,若有若无的音乐飘荡在青草气息之中,恍惚叫人错觉,置身于一张极缓慢转动的老唱片之中。我们去的时候,看到了极具历史感的黑胶唱片机,但是没放,忘了问店主是纯属摆设还是暂时不放涅。我们随意地坐在坐在软硬适中的檀色木椅中,随着轻柔的纯音乐不由自主地放松心情融入这恬淡慵懒的气氛中,右手是竹帘半卷的玻璃窗外恬适自若的莲花,左手是过道及一溜儿高达天花的书柜,里面的书册、唱片任人翻看,斜后方是店长正在制作我们点的松饼,空气中弥散着甜丝丝的香气,嗅着嗅着,便会觉得,“阳光温淡,岁月静好”亦不过如此罢了。果然,甜味是最能使人衍生幸福感的。

竹帘半卷风景无限啊


缸中莲花慵懒照影



偶滴最爱——书柜


翻着手中细长的手写菜牌册子,调戏着胖乎乎的玻璃杯中的水浮莲叶子,玛格丽特的后劲也慢慢淡去,待到卡布奇诺上来,一口完全不加砂糖的黑啡下去,完全清醒了。正好,可以慢慢品尝即点即做松饼。下次再尝尝店里的招牌咖啡了——黑胶咖啡(因为掺有白兰地,濛濛的我就只能下次品尝噜)非常喜欢卡布奇诺的杯子,能从中感受到店主的用心,每款咖啡的杯子都不一样都非常个性可爱。

菜牌封面——像不像儿时电视中的《九阴真经》,O(∩_∩)O嘻嘻~


好像是用毛笔写的感觉——忘了证实,嘿嘿,下次下次


胖乎乎的玻璃杯&睡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