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有没有一种味道让你牵肠挂肚?

牛皮话廊2018-09-20 17:59:57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背井离乡奋斗的人经常会心情不好。

我认识的某个编剧,几乎每一天和我讲话的时候,都愿意用“我心情不好。”作为开场白。然后我总是会在他仿若一只脱缰的哈士奇般欢脱的笑容中,恨不得撕烂我这张还煞有介事地问他“怎么不开心呀”的破嘴。

当然上述内容只是一个活跃气氛的玩笑。在我看来,这样的人会心情不好,一半是舍不得柔软的、温暖的、熟悉的、认识每一条街道和每一个商区的环境,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点,哪怕它再是声色犬马,再是车水马龙,也会在四下无人的夜中,让人感到一种由衷的孤单和寒冷。

而另一半,结合老谢“良子和我吵架一定是她饿了”的一贯论调,我更愿意相信,比起深刻的,难以化解的前者,他可能只是饿了。

人在饿的时候很容易心情不好,经过长时间的洗脑,虽然我坚持认为“吵架是因为你做错了事情”,但我还是半推半就地将老谢的理论接受了一半。我一向认为情绪这种东西是有体积和质感的,不然怎么总会有人在难过的时候觉得堵得慌,又有人在开心的时候讲像是心中一块石头放下了。所以胃袋的空虚总是会给某些原本无益,却偏生要占上一亩三分地的情绪趁虚而入的机会。

每当饥肠辘辘面对我黑洞洞的房间的一些时刻,我的负面情绪通常会达到峰值。

所以,想要开心起来,得找个最直观的寄托。而这个寄托,在我看来,其实就是吃。老式锅包肉炸得金黄酥脆的外壳,揭开蒸锅的一瞬间藏在白茫茫雾气背后的黄白土豆,鸡架被放入油锅一瞬间附着其上兴奋跳跃着的泡泡,熬得稠稠的,表面浮着一层膜的小米粥……只要一想起这些好吃的,我总是会不自知的眼睛发亮,恶狠狠地吞下一口口水。

所以你看,所谓很多人口中飘渺的“幸福”,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

关于苏东坡,大家对他的印象大概最多的就是缀在语文课本上的“并背诵全文”。我虽曾对他深恶痛绝,但不得不说东坡先生也是个妙人。曾经在饥肠辘辘时读到一首苏氏《豆粥》:“地碓舂粳光似玉,沙瓶煮豆软如酥。”看着诗句,你就感觉得出来,光看“豆粥”就是豆子混在粥中煮了罢了,而这两句,尤其是“软如酥”三个字,简直就是吃豆粥时,豆子煮的烂熟,入口即溶的那种柔软香糯的感觉。撒上糖,冒着白气的一大碗,光是想想就能温暖无数人的梦境。

混迹北京城,总是免不了宵夜。离家不远处有一家麻辣串,总是在夜深人静之时,猫一样降落到这城市的一隅。有时去的不巧,心头好的那么几样都还没煮熟,我总是会撑着下巴,看着一串串码得严严实实的土豆在飘着红油和麻椒的汤头里四平八稳地北京瘫,想先吃点别的垫垫胃,眼神却还是不自知地往土豆上瞄。时不时还得问问摊主:“哥啊您这土豆熟了没啊?诶呀码的这么实不好熟,你给它摊开,摊开。”——也不是没有直接拿到盘子里的时候,每次都听见摊主大哥慢悠悠的声音和着锅子里泡泡的咕嘟声一并传来:“不要急,还没熟。”好不容易等着煮熟,抽出签子,把土豆在盘子里打个滚,表面上还带着沙沙的纤维,这时须得从中咬开,一面张着嘴被烫的不行,一面看着热气从白瓤中缓缓逸开,只觉得多久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无辣不欢的人都知道,若是有幸吃到一次过瘾的辣,那种感觉就好像上瘾一般,久久久久让人难以忘怀。比如离家不远的一家米线店,有着我人生吃过最好吃的辣椒油。比起老板娘总是煮的那一碗烂到过头的米线,我最喜欢的还是掀起瓷罐闻到辣椒油的味道扑面而来的那一个瞬间,浓郁却不呛鼻,辛辣味沉淀到了香味的底部闻起来,闻起来格外的厚重。每次有人提起说自己爱吃辣,我都会想到老板娘家那独一份的辣椒,那一股子芬芳辛辣的味道,真是让人心花怒放。

吃生食是另一回事。一咬一嘴血的生牛肉估计大家都来不了,摸得着的生食估计也就是生鱼片了。我对三文鱼甚是钟爱,好的三文鱼,柔软纤细,纹理清晰,咀嚼过后,会在口中留下一丝很难捕捉的甘甜,吃过感觉舌头都在兴奋得颤抖。新鲜自是不必说,此外就是不要切得太薄,芥末太呛,酱油一点就好,那种温柔敦厚的口感和意料之外的甘甜,就好像一位原本温山软水的姑娘,笑起来却露出两颗小虎牙的俏皮,舒服得人骨头都要散了。

我最中意的幸福,还得是我妈炖的豆角。话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妈妈,一定都有自己的一道拿手菜,管你是第一夫人还是家庭主妇,只要孩子点了,她就一定会想办法给做。当然了,这种情况下,好不好吃都只能看命。就比如我妈有一次看了电视,创造性的往我家的番茄牛腩汤里丢进去几颗山楂,我和我爸尝过汤头,整顿饭都在绝望地沉默。

唯独炖豆角这道拿手菜,无论如何都不会出错。

周作人先生曾经抱怨过,在北京彷徨了十年,始终没有吃到好点心。想来也该是始终没吃到厨子最拿手的那一家。

豆角好炖,扁豆架豆都行,只要是当季的新鲜豆角,咬起来都是湿淋淋甜津津的,放大锅点火炒熟,手要勤快,注意力要集中,否则一不留神就黑了一片。之后加水加土豆,丢进去几块事先压好的排骨。再去盒子里盛上豆瓣酱,就可以省了盐巴。不一会儿,咸香味就从锅盖的周围逸了出来,无论那时我在做什么,我一定都会一跃而起,狗一样欢腾奔跑着端碗盛饭。

之后再加上一锅加了冬瓜片,点了香油,干净清亮的排骨汤,一碟自家酱制的生花生,就是我现在最牵肠挂肚的幸福了。
 
牛皮话廊
laoniushangtian
你是浪子,别泊岸。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