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白鲸分享 | 第十三期《白鲸》电子杂志作品选登(二)

白鲸文学社2020-02-13 16:48:31


唐杰 《海上升明月》


《刹生鱼宴》

刘国林


刹生鱼是赫哲人的好菜,压轴菜,也是赫哲人的独创,更是中国菜谱中的一绝。赫哲人长期生活在黑龙江、乌苏里江边,长年累月以捕鱼为生。他们爱吃刹生鱼,爱到如醉如痴的地步,提起刹生鱼的话头便眉飞色舞,津津乐道。

 

所谓刹生鱼就是吃生鱼。说来让你吓一跳,脑袋一定摇得像货郎鼓,咧着嘴说:“生鱼还有个吃?那玩艺别说是生吃,寻思都有股腥味儿。”其实你说错了,刹生鱼不但好吃,而且比熟鱼营养价值高。人就是怪,什么东西吃常了都觉得发腻,想方设法调胃口。我想,赫哲人吃刹生鱼也是吃腻了熟鱼的缘故吧?黑龙江,乌苏里江的鱼多,上顿吃、下顿吃,什么溜炒蒸炸,什么汆丸子包饺子,全都是鱼,地地道道的鱼宴,色香味俱全的调制技术,让初来赫哲渔乡的人大饱眼福,大饱口福。可是饱餐三顿之后,食之乏味了,没有食欲了。这时赫哲人拿出压轴菜,自豪地宣布:下顿吃刹生鱼!


 其实,赫哲人第一次吃刹生鱼也是逼出来的。相传,多少年以前,赫哲人捕鱼时正逢突然袭来的狂风暴雨。火柴淋湿了,不能生火做饭了,人也成了落汤鸡,冷得上牙碰下牙,咯嘣嘣打颤,浑身筛了糠。劳累了一天,肚子也不饶人,咕咕地叫着抗议。眼见着活蹦乱跳的鱼儿吃不到嘴,急死人了。不知谁急中生智:“吃生鱼!”“对,吃生鱼也比饿死冷死强!”一阵忙活,一条条鱼儿刹时切成白生生的肉段,浇上醋,撒上盐,拌上蒜泥辣椒沫,掺和进调料,一大盆刹生鱼做好了。一口烈酒,一口鱼肉,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直到吃得打咯儿,喝得耳面发烧,浑身有劲儿了,话也多了:“亏得这场雨,若不哪能吃到刹生鱼?因祸得福哇!”至此,赫哲人就有了吃刹生鱼的嗜好,一代传一代。


 做刹生鱼有一定的套数,颇讲究。鲶鱼不行,白鱼不行,鲫鱼不行,鲢鱼也不行。这些鱼肉囊,抗不住刀;绒刺多,不能大口大口地咀嚼。鲤鱼狗鱼或黑鱼做刹生鱼最好,但分量小不行,不出数。五斤以上或者十斤八斤的份量才相宜。只见赫哲人挑又挑选又选,猛地从水池里逮出一条大狗鱼,放在菜墩上。鱼是够大的,搁在菜墩上两头出梢。可能是它感到大难临头了,不服气,不甘心,扭腰晃腚地挣扎,按都按不住。这当儿。赫哲人猛地操起菜刀,用刀背啪啪地在鱼头上拍几下,鱼当时就放挺了,老实了,任其宰割。真够熟练的,就像表演魔术一般。只见赫哲人翻过刀刃,用刀背从尾至头倒刮鱼鳞,“嚓嚓”两下,鱼鳞脱落了;再用刀刃在鱼脊背两侧各划两道印痕,一抖落,两条鱼脊肉同时落在菜墩上。鱼脊肉大约有三斤左右,十来斤重的一条鱼,只能剔掉这些,可见刹生鱼是鱼肉之精华了。把鱼脊肉理在一起,像切萝卡絲、土豆絲一样,唰唰唰,一簇又白又嫩又细的鱼肉絲切出来了,挤挤挨挨,重重叠叠,依次排列组合在一起,整齐均匀。这时,赫哲人左手按着鱼絲,右手把菜刀插在鱼絲底部,手刀相合,鱼絲原封不动地摆在盘子里。随手浇上适量的醋,配好调料点缀其间,一盘白生生、颤微微的刹生鱼做好了。冷眼瞧,不像菜肴,倒像小巧玲珑的、造型典雅的玉雕艺术品。别说是吃,看着都眼馋哪!


 初次吃刹生鱼,没点儿勇气真不行。一想到鱼的腥味儿,就不敢伸筷儿,不肯张口了。我就是这样,任凭满桌的文友磨破嘴皮,讲出上千条好吃的道理,就是一口不动,瞅都不瞅。倒愿意瞅朋友吃刹生鱼那副神态,好玩,好笑,有意思。你瞧,一盘刹生鱼端上来了,就像群猫嗅到腥味儿似的,八九双筷子齐刷刷、凶狠狠地对准了那盘刹生鱼,眼随手,手叨鱼,三点成一线,不住点儿地轮番进攻。斯文的,不讲究了;高雅的,也忘拿派头了,那大口大口贪婪咀嚼的样子,实属顽童一般。我奇怪,赫哲人的刹生鱼竟有这么大的魅力?竟能使我的文友们忘形?失态?......这时,一位文友突然站起来:“你不吃刹生鱼不行,罚你三杯酒!”真是吃疯了,喝醉了,满桌的人竟都站起来响应,七八双火辣辣的眼都对准了我。好事者真的走过来了,端着一两二的大酒杯,一不做二不休地斟满了酒。“是吃?是喝?任你选!若不然往你领口里倒?衣兜里倒?”好事者的粗野劲儿拿出来了,跃跃欲试。我的天,吃也是一关,喝也是一关,吃生鱼总比喝醉酒强,还是吃吧!我像小孩被大人逼着喝药般的狼狈,小心地挟了一小摄刹生鱼,慢慢地填进嘴里。奇怪,非但不腥,还清淡爽口,像吃炝海鲜似的满口清香。吃顺口了,收不住筷了,我自己竟承包了一盘子。也不知自己有多大的胃,也不知都装到哪里去了。吃高兴了,禁不住感谢起赫哲朋友来:“我好后悔呀,若知现在,何必当初?”满桌的朋友皆哈哈大笑:“谁都得过这一关,我们当初也是这样被逼出来的!到你头上就不新鲜了!”


“谁说不新鲜?天南海北的文友们,有几个吃到赫哲人的刹生鱼的?有几个看到赫哲人吃刹生鱼的?我还得用这招儿逼他们呢!”满桌的朋友又哈哈大笑:“下一回,又说不准哪位文友‘倒霉’了,除非他不来赫哲渔乡!”是的,我这里先给文友们报个信儿:来赫哲渔乡,一是得尝尝赫哲人的刹生鱼,可别像我似的,让赫哲人逼着出洋相。大胆些,勇敢些,包你好吃,包你满意,保证一辈子忘不了赫哲人的刹生鱼宴!



商朝 《邮路》系列


《绝对》

陈尧


近日我想了很多
该想的 不该想的 
书案上沉默的吊兰与文竹
比较 差异
如我 不懂应该的定义
言语也变得乏力
我被禁锢 在小小的匣子里
思考 对与错

夜是静的
是在饱腹、纵歌之后
让我暂且不谈绝对
兀自走在人行道上
我说风很大 是吹的裙摆飞扬的大 
我想我很好 是你知道的好
我可以试着去模仿一只鸟
停落在道旁的水杉上
不提绝对
只谈 你我




高珍惜 《白蛾舞动翅膀》


《之后》
(观《敦刻尔克》后)

雷素娟


拥抱,拥抱之后
相爱,相爱之后

白茫茫的海滩
潮水一次次前进
好像自己在一次次后退

退无可退
还是要退后

沙粒都是退出来的
礁石只剩下最硬的部分

泡沫盖住了脚面
像不舍的亲吻

据说没人爱的灵魂
会化成泡沫
不能变回美人鱼

那么多的泡沫
倒映了多少美人鱼的倩影啊

 


胡胡 《何处惹尘埃》


《强迫症》

张萍 


我太渴望简单了

我太渴望    世界只有黑与白

 

任何不纯粹的事物    ——晃眼的彩灯,

等离子烫,奇怪形状的老年代步车,

渣滓很多的豆浆…    都应该在世界之外

而我远离人群    浸泡在水里

和一只神经紧绷的无毛猫玩剪刀石头布

 

假如这一切都实现

即使我没能成为教师,咨询者,牛奶工或者收银员    也足够快乐


我可以让情人停留在凌晨三点(P102)

在天刚蒙蒙亮时牵着我的无毛猫

去福州路公园等待新鲜蔬菜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    一棵树    一辆私家车

只有说不出的孤独

让我产生快感




胡胡 《过分自信》



怀·古城墙

胡莉洁


日暮风霜旧,临街喟自殇。
宜城天堑古,醅绿上高墙。



夜月对坐

周凯凯


夜色融融微风起,懒坐旧台对月饮。
万千心绪怎思量,杜康愿与我归一。



谢秋娘·朝春梦

周凯凯


朝春梦,风柳态妡约。试上小楼台上望,半城秋水半城阙,倚窗待冬雪。
暗香老,诗酒会抚心。潇湘深夜月明时,蓦然回首总关情,茶凉入红林。







今日编辑:隆世滢

封面图片:马鹏 《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