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辣味江湖:没有最辣只有更辣

东方独家2018-07-10 08:32:57



大约400年前,起源于美洲的辣椒传入中国,很快红遍各地,花椒、姜等中国土生的辛香料地位渐渐衰落,茱萸竟险些被逼退出中国饮食辛香用料的舞台。而颠倒全球食客的川菜,其实只是中国辣味江湖里的冰山一角。但凡称得起“江湖”的地界,总是藏龙卧虎、高手迭出,各地餐桌上颜色各异的辣椒,以及弥漫其中的浓郁生活味道,让我们看到一个更为多彩的中国。


01
黔辣


贵州地处西南腹地,多崇山峻岭,以前交通闭塞,属于“欠发达”地区,但民风淳朴,黔人性情豪爽正气。在我看来,黔辣之纯粹,正如黔人之淳朴。

据贵州老家的长辈说,当地老一辈人,会在孩子呱呱落地后,由族中老者取来一支鲜辣椒,用辣椒头蘸一点白酒,放在孩子的鼻子下面,让他嗅一嗅,又放在孩子的嘴里让他舔,整个过程如同一场神圣的洗礼。这是不少贵州土著都经历过的——刚睁眼看到这个世界就接触了辣椒,尝了辣椒和酒之后才吃上奶。

贵州人能吃辣是出了名的,甚至在痛饮白酒的时候也不忘丢进嘴里几个辣椒。黔人食辣,讲究的就是一个“纯”字,没有五花八门的作料,没有拐弯抹角的讲究,直奔主题而去。




在贵州农村,儿时的就是庄稼地里小孩够得着的农作物,最主要的就是辣椒。那时候生活水平普遍不高,大人们忙于生计,饥饿的孩子玩着玩着就把手边的辣椒塞进了嘴里,接着必然是哇哇的哭喊声,此时能解决口中灼热的只有母乳和山泉。

年龄稍大一些,冬季时就和一班小娃儿们拽着年迈长者的衣袖,一起走进辣椒地收集掉落的辣椒,带回家穿成串挂起来。经过日晒雨淋,辣椒渐渐变成白色,扯下来用盐炒到酥脆,可佐酒下饭;咬上一口,辣香满口,滋味醇厚,不带一点杂味。当地的布依族人更为直接,将秋后的辣椒放在木甑里蒸熟,晾于通风处,干后自然香酥,辣味纯粹。

辣椒是一年生作物,秋后开始慢慢枯萎,贵州农人们将由青变紫、由紫转红的辣椒洗净晾干,用绣花针竖着划开一个口,再将混合米(籼米与糯米的比例为4:6))慢炒至香脆,用石磨磨成粗粉,拌上盐,加入青花椒之类的山野香料,填入辣椒腹中,然后逐个装坛。之后的一步最为关键——在坛口塞上稻草或核桃叶,两人抬起坛子,迅速将其反扣在配套的、加满水的坛钵中。剩下的工作就全部交给大自然了——待其自然发酵,其中的粗粉会从坛钵中慢慢吸水,使辣椒变得滋润、醇香,还带一点回酸。

一个月后,将坛中的辣椒取出,蒸米饭时放在饭上一同蒸熟;在炒锅中加少许猪油,将粘有少许粗粉的辣椒与蒜苗或蒜末一同炒香,就成了乡村里的高级佳肴,酸辣、香糯,味道不比大城市酒店的菜品逊色。

只要保持放置倒扑坛的位置干燥、通风,同时保证坛钵中水不干,这种“酢辣椒”可随用随取,常年不坏,且越存越香。

酢是中国古老的烹饪技术之一,也是古代贮藏肉类的方法之一。汉代的《释名》中说:“酢,酝也,以盐糁酝酿而成也,诸鱼皆可知。”《齐名要术》记载“作鱼酢法”,是用“糁拌及用倒扑坛贮藏法”。宋代的《广韵》中说:“以盐米酿鱼以为菹,熟而食之。”以辣椒明末清初进入中国推算,酢辣椒工艺应该是继酢鱼、酢肉之后创新发展而来。而酢辣椒之后,又有酢冬瓜、酢芋丝,等等。“酢”之一法,曾经广泛影响过东亚地区,后来仅存于贵州、湖北恩施等少数地区,而酢辣椒仅存于贵州。这种技艺能留存下来,也许是因为深山生活之无奈,抑或是缘于淳朴之人做纯粹之事、品纯辣之食,同时传纯美之技艺于后人。

贵州人种辣、做辣自有一套,对辣椒的挑剔也不同寻常,对辣椒制品的要求,多取决于自家的独门传授和实践。正宗的贵州土著做辣极少用味精,他们觉得味精的“工业化味道”会毁了辣椒本身的鲜味。如今各地超市都能买到各式各样的贵州产辣椒调味品,但不少贵州人出门还是随身带着自制的辣椒,对他们来说,瓶装辣椒是不合胃口的。

贵州人普遍不富裕,但极其注重享受,敢花钱,兜里只要有10 块钱,就宁愿打车而绝不走路;吃菜的时候,应该享受9 分辣度,便绝不屈就于8 分的滋味。这样挑剔的舌头,也使得贵州厨师很重视“窝工”,即不急于求成,而是耐心地将辣椒滋味烹制到极致——比如炒菜时都会先用小火慢煸干辣椒,这样即使随后的烹饪中辣椒遇到富含水分的菜肴,也能长时间保持爽脆口感。对于贵州的菜馆来说,且不论菜式如何,如果大厨烹饪的辣椒味道不正,关门大吉的日子就不远了。进了黔菜馆,不管菜单上有没有写,开口点一个“辣椒炒辣椒”,服务员和厨师立即会把你当成家人一般对待。


02
秦辣


广袤的关中平原,八百里秦川田地连片,种麦子种玉米种苹果也种辣椒。关中平原的黄土深厚,生长的辣椒又细又长又红又亮,乡党们呼之为“七寸王”,甭看它细瘦,却是肉厚味道也厚,辣而浓香。这就是秦椒,生于秦地,秦人喜食,顿顿不离嘴。

八百里秦川埋的皇帝多了,好像什么物事都要和皇帝攀扯上,比如秦椒的命名,也能连带上秦始皇。传说,秦王嬴政做了皇帝之后,觉得御厨做的菜清淡寡味而屡杀厨师,一位厨师为师弟所害,被荐到御厨房给秦始皇掌勺,整日提心吊胆;一次,他在菜园溜达,无意中瞅见草秧上结着一种细长红彤的果实,顺手摘来放进嘴里一嚼,辛辣如火,料是毒药,便想不如毒死暴君,说不定自己还有一条生路,于是在菜和汤里放足了这种“毒药”;不料秦始皇吃了之后大喊过瘾,叫过厨师问清来路,说我秦地有这么美妙的东西,不如就叫秦椒吧。这当然是无可稽考的传说。其实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关中汉们一日三餐碗里便多了辣汪汪的景象。




陕西人是没有辣椒不吃饭,而陕西的辣就像黄土高原干硬干硬的大风,直来直去,透着那么一股痛快劲儿。男人们端一碗长面、半碗辣子,蹴在柴门前的碌碡上,低着头吃得狼吞虎咽地动山摇,两碗面下肚,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喝了汤敲着碗打着嗝,浑身上下都舒坦,直呼痛快过瘾。婆娘小媳妇吃辣椒也不让男人,村镇逢集,一街两行的凉皮米粉摊子便是女人的吃场,碗里的凉皮子泡在辣子油里,眼睛还瞅着辣子盆,一碗吃完,满嘴流着红艳艳的辣椒油,两坨脸蛋子也火辣辣地红起来。会跑的娃娃们是没有套笼头的毛驴,吃饭时找不着人影子,灶火凉了,锅冰了,倒像猫一样跑回来说肚子饿了,大人们吼一声:馍在房梁上的竹笼里吊着呢,就扛着锄头下地去了。孩子就搬来一条大凳子,上边再架一条小凳子,爬上去从馍笼里掏出两截杠子馍,一掰两半,开了辣子罐罐,两勺辣子夹一截子馍,夹好两个馍,辣子罐罐也底朝天了,于是一手一个馍,飞出院子。

关中男人身板魁梧、脾气倔强火爆,女人身材瓷实、性格泼辣,孩子们晚上睡凉炕、白天胡打仗,全是辣椒吃出来的。陕西人血管里流淌着辣椒的汁液,身躯里充盈的便是辣椒的脾性了。不信你到临潼看看兵马俑坑里站着的秦俑们,那挺立的身姿与暴突的筋骨,不就是有股子火辣的力量?

陕西人不只把吃辣椒当做自己的最爱,待客也离不开辣椒。待客时没有肉没有酒能说得过去,没有辣椒会被客人腹诽啬皮,碰上那些生硬冷嶒的客人,说不定会把饭碗放在地上转身走人。

八月辣椒满枝红。辣椒让关中平原上的秋天最先变得鲜艳起来。某一天早晨起来,辣椒地里还是青绿青绿的,太阳刚晒了半晌,到午后,一大片一大片的辣椒像着了火似的,一行一行地燃烧在大地之上。不出三五天,那一地的红辣椒就被用粗线编串成辫,一串一串红彤彤地挂在屋檐下,或是庭院的柿子树上,空荡的庭院里眼看着就红火起来。婆婆们抱着个肉圪蛋娃娃,出东家的门进西家的门,比量着辣椒的角长膘厚,顺手揪半截放在嘴里,品得有滋有味。小媳妇把门口树下丢遗的辣椒捡了半簸箕,剪成手指关节长的小段,把铁锅烧热,把辣椒段倒进热锅焙炒。辣椒一热,辣味直溜溜地往鼻子和眼窝钻,一把鼻涕一把泪,嘴里骂着自己给自己找罪,一手往灶膛里添柴煽火,一手拿着铲子不停地搅。火旺了,辣子焙炒成黑鬼,吃到嘴里一包灰;火欠了,辣子皮成死鬼,捣不碎咬不断,男人骂碎娃怨;搅拌不匀,炒成的辣椒是阴阳脸,吃一半撂一半,还不敢让外人看见。要是哪家刚嫁过来的媳妇把辣椒焙炒成了阴阳脸,倒在后院让人看见了,会说她娘家人真是少教,没有教会女子炒辣子就嫁出来,丢人现眼。

铁锅焙辣椒,成色全凭感觉,出锅后红而不黑,脆而不焦,才是本事。若是成色不好,不敢放到村中央的石碾上碾,只好放在门背后的石头姜窝子里慢慢捣,累出一身汗还不敢大声出气。若是焙炒出的辣椒亮红干脆,放在大石碾子上,套上跑得欢势的毛驴,辣皮碾细,辣籽碾碎,辣油渗出,碾盘碌碡都红辣辣的,碾盘跟前围了一圈婆娘娃娃,抿着嘴伸着鼻子吸辣香。

陕西有名的油泼辣子面,最关键的是油泼。油是新榨的菜籽油,大火热油油冒烟,油熟了,但不能马上就泼辣子面,此时的油太热太烫,泼出的辣椒面会焦糊发黑。灭了火,让油在铁锅里稍稍冷却,但也不能太凉,否则泼不出辣子的香味。待油烟刚消,一手舀油泼倒在辣椒面上,一手搅拌,让油浇透。最后,往热汪汪的辣椒面中滴几滴自家做的香醋,凉醋热油,“呲啦”一声,辣沫泛起,辣香醋香扑鼻而来,引惹得一家老少都在咂嘴。

关中黄土地上,小麦、玉米是主要农作物,房前屋后地头田畔种那么几片辣椒本来是自己吃。但如今吃辣椒让陕西人吃出了大事业,八百里秦川辣椒地成片,干辣椒走州过府、甚至出口到了国外。

吃辣椒也让陕西人吃出了精神,吃了辣椒的关中汉,身上的汗毛孔都向外渗着辣味,脾气躁,性子烈,说话硬碰硬,干活不要命;听听三千万冷娃乱吼秦腔,划破旷野的声音中激扬着辣椒的味道。风里有辣椒的味道,太阳里有辣椒的味道,田野里有辣椒的味道,歌声里有辣椒的味道,呼吸里有辣椒的味道,血液里有辣椒的味道……陕西辣椒的刚烈火暴,正应和了这片帝王之地的气象。


03
湘辣


湖南的辣味里,透着一股平民智慧。湖南菜鲜辣咸香,相比于黔辣的简单纯粹、川菜的麻辣多变,辣椒在湖南菜中的面目,更像是个有节制的尊者,和食材本身的味道相互衬托、相得益彰。湘菜的辣,主要是鲜辣,盖味而不抢味,清、浓、轻、重,层次分明。咸辣、鲜辣、酸辣、甜辣等,无一不是味在先、辣在后,加上湘厨巧妙的制作、细致的调味,便有了以辣为主体的各种鲜美滋味。初看,湘菜辣味重重,细品之下,食材的本味俱在。加之湖南辣椒种类繁多,滋味各有不同,量的多寡又有区分,湖南人对辣椒有着充分的认识和理解,之后巧妙利用了辣味之于味蕾和身体的不同作用,轻舒缓急之间,成就万千滋味。这大概就是湘菜的精髓吧。




在湖南人看来,酸甜苦辣咸五味之中,辣通常不是一种味道,而是一种感觉,辣作用于口腔舌尖,是一种痛感。吃辣椒找疼痛感,无论怎样说都是一种带有自虐意味的行为,这却在湖南人的饮食习惯中有着多重表现,灼热的疼痛之后胃口大开的酣畅淋漓,是嗜辣之人在饮食中寻求的一种痛快,长久下来却也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风味特点,奠定了湘菜的基本特点。




湘辣菜品的民间色彩极其浓厚,无论粥粉面饭,还是炒菜做汤,多是用些简单易得的原料烹制,制作上也没有太复杂的工艺,很家常。一盘剁椒鱼头上桌,鱼肉的嫩白,剁椒的火红,汤汁的鲜美,无论是观感还是味道,都能为自家的餐桌增加几许色彩,再配上一把手擀面,饭菜兼有,省时美味。平常人家,从农贸市场里随便拣上几样原料,配上剁椒、酱椒、豆豉、腊肉等原料,就能做出几个像模像样的美味小炒。湘辣扎根在湘人生活的细枝末节里,让湘人嘴上呼着气、喊着辣,却永远不会因此停下筷子。一辣托百味,美味伴随着辣不断升发……


04
云辣


云南山区众多,雨多风大潮湿寒冷, 以前常听到这样两句话一是“四川的太阳,云南的风,贵州的下雨象过冬。”云南一变天就是风大雨急的,冷的像是过冬一样,骨子里感觉透出阴冷之气,所以风湿类病在云南很多,而患鼻炎的人更是全国所占比例最多的。吃辣的可以驱寒去湿,使人心跳加快,毛孔张大,皮肤毛细血管扩张变粗,血液加速,汗腺张开,全身冒汗,身上的寒气湿气就被驱赶出体内,全身就会感觉到热乎乎的。




被称为云椒的皱皮辣,生长于纯净的滇山云水,皮就脆薄如蝉翼,肉就丰腴如牛腩,色就鲜丽如翡翠。用以佐菜,菜的色香味立刻升级换代,仿佛放牛娃成了状元郎。最是云椒炒云腿,醇厚的香加上悠远的辣,一箸销魂。德宏、西双版纳等地野生的小米辣,只有米粒大小,却辣得走遍天下无敌手。任是善食辣者,一餐也吃不了1/4个。常说的在一大钵汤中一涮,即可辣翻一桌人的涮涮辣,疑即此公。近年因生态环境遭破坏,野生小米辣越来越少,只是在一些山区,偶尔能见到单株生长。曾听朋友说景颇山尚存珍稀百年小米辣树,高十余米,终年开花结果。遗憾未能亲眼见识。如今市场上出售的小米辣,已通过人工多代驯化栽培,辣味大幅度减弱,香甜回味的魅力倒也分毫无损。

没有胃口的日子,小米辣炒牛肉最能鼓励食欲指数的快速增长,就像在无端的郁闷时,接到女儿告知硕士论文答辩获优秀的越洋电话,让人眉梢眼角都荡漾着快乐的涟漪。




云南大理的白族,是把吃辣椒和增进亲情紧密联系的。这是因为在白族话里,辣的发音为“亲”,相同的音引申出相同的义。因此,白族人结婚闹洞房要烧干辣椒,以“亲(辣)”新人,以“亲(辣)”宾朋好友。当众人被呛得咳嗽不断、泪流满面的时候,欢笑声也同时爆发,亲切热烈的气氛空前高涨。这一幕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的电影《五朵金花》里可以真切目睹。

多多地撒几把干辣椒粉在一锅洱海鲫鱼里,再加花椒、生姜、香油,丢一撮干木瓜片,煮得美艳红花灿然绽放,是一道白族乡村的迎宾菜。举箸张嘴,那份鲜在那份辣里格外出类拔萃,那份辣在那份鲜里特别动人心,让人惊艳不已。

云南的方言也如云南的辣椒一样别具情韵。当无名火冒起三丈高时,常有一句方言“鬼火怒”从云南人口中蹦出。但“鬼火怒”同时也是一道受到普遍青睐的菜。它的烹制极其简单:把各种各样的辣椒用酱油、醋拌在一起,装盘,撒上香菜未,即大功告成。这道菜端上桌,肯定会让南来北往的舌头大惊失色。这时,餐馆老板会笑吟吟地告诉你这道菜的来历:滇南某贫困县县长勤政清廉,经常上山下乡访贫问苦,帮助农民解决实际困难。一天,他回到机关吃饭时天已黑尽。虽然天黑才从山乡返回对那位县长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那天是周末,炊事员没想到县长仍会外出,就没按县长“一菜一汤”的标准留饭。县长说,没关系,来点辣椒下饭就可以了。谁知县长口味重,煎一碗二荆条端上来,县长嫌不辣。烧几只皱皮辣送上来,县长还嫌不辣。剁一碟小米辣总可以了吧?县长仍然摇头。急着回家的炊事员不禁烦躁起来,嘴里说着“真叫人鬼火怒”,一边就把凡是能找到的辣椒:红油辣椒粉、干辣椒段和原先做好的几样辣椒拌在一起,加点酱油和醋,端上桌来。县长一箸下去,大声叫好。一道云南名菜就此诞生。故事讲完,四下寂然。没有人不对这道名叫“鬼火怒”的菜肃然起敬的。这道菜确实会辣得人的舌头烈火熊熊。但是,燃烧吧,舌头,不妨把嘴边的奢糜烧个干净!


05
赣辣


在中国的嗜辣版图上,江西虽然名头不如川渝、云贵与湖南的响亮。但事实上,赣菜之辣,并不输于这些地方。在江西,11个地市个个吃辣成风,笔者在此给大家罗列一、二。




萍乡人嗜辣,哪怕是一桌丰盛的筵席摆在面前,如果没有两三个辣味菜,还会说吃不下饭。这种饮食习惯与萍乡地处“卑湿之地”有关。在萍乡,辣椒几乎可与所有的动物性原料相配伍,风味互补,相得益彰。萍乡的“小炒菜”就是此类菜肴的代表。有人说萍乡的辣是麻辣,实际上萍乡麻辣不同与其他麻辣。首先说“麻”。萍乡麻辣说是“麻辣”,其实并不含四川调料里的花椒,所以萍乡麻辣字典里是没有“麻”字的。其次是“辣”。萍乡麻辣的“辣”也不同于湖南的“辣”那么干烈刺激,而是辣中带甘,回味饱满,过瘾却又意犹未尽。总体来说,萍乡的辣味有鲜辣、香辣、糊辣、糟辣、豉辣、酱辣等多种风味。此外,萍乡人加工辣椒有独到之处,像铺辣椒、白辣椒、油酥干红椒、辣酱、辣味霉豆腐等,都是佐酒下饭的好小菜,到谁家做客,主妇们都会殷勤地拿出来让客人品尝。当然,萍乡人炒菜也并不只会放辣椒,萍乡菜的口味类型多种多样,辣味菜只是家常菜中的一部分而已。

南昌人爱吃辣椒,对于辣椒有种天生的偏爱。中国辣文化美食节都在南昌举办了三届,全国数百名厨来南昌争当“辣神”,可见南昌人吃辣的号召力。从菜系上分析,赣菜由鄱湖地区、赣州、景德镇等三大流派菜系互相渗透交汇而成。其中鄱阳湖地区的赣菜就以南昌为代表,它的辣与川菜的麻辣、湘菜的辛辣、鄂菜的酸辣不同,赣菜的辣是香辣、鲜辣。对此,专家认为赣菜的特殊风味,也是由南昌特殊的地理、气候、物产等环境形成,南昌四季气候的特点为:春梅雨,夏炎热,秋干燥,冬潮冷。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特殊的气候环境致使南昌人的饮食口味嗜好是:喜欢香辣,偏爱咸鲜,注重原汁原味,在厨艺上以蒸、炒、煨、炖、焖、烧、烤见长。

抚州地处江南,口味以咸辣为主,所以抚州人都宣称自己喜欢吃“咸咸辣辣”的。抚州人调侃说,在抚州不吃辣,人生都是灰色的。所以抚州人吃辣吃得花样百出,但不论何种菜肴都很朴实,品尝之后,却美味的令你难忘。例如辣椒饼,在江西省抚州市广昌县是一种传统食物,家户户都会制作。制作原料:红辣椒、糯米粉、水、盐、味精、油。首先把红辣椒剁成泥,拌入一定比例的糯米粉,加适量水调匀,然后放适量的盐和味精,油少许,再次拌匀。做成饼状晒半干,放入蒸笼蒸熟,拿出就可以试尝了,很好吃,不过还没完。下一步是再晒七八成干,再用刀切成薄片,然后放入太阳底下彻底晒干,放入陶器内装好备用。做菜时只要拿出一盘菜的量,下油炸至酥脆捞起,一道香、辣、酥、脆的辣椒饼菜肴就做成了。

赣州人吃辣可有年头了。据《植物名实图考》记载,嘉庆年间赣州已经种植食用辣椒了,光绪时期,赣州地区食辣椒已经较普遍了,今赣州的南康辣椒酱便十分著名。南康辣椒酱创始于明末清初,迄今已有300多年的产销历史。最早此品为民间自制自食,后经不断改进和提高,遂成为一种味美可口的“咸辣椒酱”。但由于多为家庭制作,只有少量咸辣椒酱拿到市场销售。到清代中叶,南康县“三元斋酱园”根据民间工艺,结合酱园条件加以总结提高,进行商品化生产。到清末,产品已销赣州、南安等地。后来,三元斋停业,由“德福斋”酱园继续生产此品。南康辣椒酱的主要原料是红辣椒、大豆、大米、糯米、食盐和白糖等。采用传统工艺须经腌制椒坯、晒制酱坯、配制成品三大工序制成。南康辣椒酱以色泽红亮油润,酱香浓郁,甜辣味美,营养丰富,经久耐藏而著称。南康辣椒酱具有增食欲、助消化的功效。

景德镇人嗜辣成性,无辣不香。有人调侃说,这里的厨师,如果不让他们在菜里放辣椒,恐怕他还不知道该怎么烧菜。景德镇人的房前屋后往往挂上一串串鲜红的辣椒,家常便饭都少不了辣椒的点缀。特别是在年轻一辈人中间,食辛辣的比重开始加大,吃海椒已经不是单纯的驱寒压腥,也不仅仅是作为第二味精,而几乎是变成了一种饮食的风气,一种时尚。

九江人无辣不欢,他们口中经常挂一句话:再辣一点就更好了。九江的浔阳菜因九江古称“浔阳”而得名,发源于浔阳,并以浔阳为中心,兼纳湖口、星子、彭泽各县市美味佳肴而成。浔阳菜喜辣并具有“烧菜味重,炒菜味淡”的特点,下分庐山、湖口、星子、彭泽、永修、都昌等流派。在烹饪中虽然突出“原汁原味”,但味型偏重,以鲜辣为主。九江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所以河鲜种类较多,食材也很新鲜。麻辣鱼主料就取自当地的脘鱼,做法跟著名的川菜——水煮肉片有些相似,但配料上似乎又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这道菜少不了的步骤是,放入植物油烧热后,下入姜片、蒜片、葱节爆香,再下入干辣椒、花椒、豆瓣,加上这里的鱼肉相当嫩滑,汤汁的味道也很浓郁,与鱼肉的味道堪称绝配,令人有些意犹未尽。

 


当然,在中国的餐桌上,辣椒的精彩远不止这些,以上几种麻辣滋味只是中国最容易辨析和抓取的个例。中国的麻辣其实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背景中一个小小符号,就如中国餐桌上的盐、糖、醋、茶,不起眼,却也不可或缺。在它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饮食文化的传承与变化,它为我们解读着这个一向深沉的文明古国,血脉中流淌的炙热和火爆的因子。

(采写:晓云)



本刊原创,抄袭必究,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 多 精 彩 内 容 欢 迎 关 注


东 方 独 家 服 务 号




更 多 互 动 分 享 欢 迎 关 注

DFORIENT

东 方 独 家 编 辑 报 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