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第179章 青春期很长

觉主老刀2018-08-26 07:46:38

  离开了半个多月,感觉整个生活节奏全都乱了。计算机兴趣小组停了半个月的课,又有胡副校长从中作梗,几乎到了解散的边缘。八班一下子被抓走了好几个人,加上老卢犯病,踢雀牛来代理班主任也是战战兢兢,整个班级都少了些生气。高三的黄兆新不在,那个叫周家羽的小瘦子挑起了大梁。俨然以黄兆新继承人的身份自封学校的老大,也不知道谁立他为太子了。女神杨柳依,半个月不见面,竟然放弃了按摩治疗,刘忙舔着脸主动提供服务,被女神一巴掌打开。


  黄兆新家里托了好几拨人来找自己,有教育口的,以高考加分作为条件;有公安系统的,以寻衅滋事的罪名相威胁。对待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刘忙惹不起,只能非常有礼貌的回绝——滚。


  当然,一个滚字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这次就没办法这样简单粗暴了,因为来的人是媚貂蝉。


  韩露刚出事的时候,媚貂蝉就毅然投入了黄兆新的怀抱,就算明知对方是在玩弄感情也在所不惜。警方要抓刘忙的时候,她竟然把人带到了梧桐院。自从那次,青丝帮算是没了媚貂蝉这号人,原来的五姐妹也决裂了。明知道黄兆新伤害了韩露,这个当姐姐的还主动上去倒贴,自己不要脸,把青丝帮的脸也丢光了。黄奈无法理解,更无法原谅。其余姐妹也是和大姐站在一起,犯花痴可以,但是出卖朋友不能忍!


  这次还是出了韩露那档子事之后,刘忙第一次和媚貂蝉见面。接到她的电话刘忙心里就不是滋味,之所以特意把地点定在了这家川菜馆,就是为了包房里这个辣字。媚貂蝉喜欢吃辣,而刘忙也更喜欢泼辣一些的媚貂蝉。


  泼辣的媚貂蝉,现在棱角全无。


  就好像刚从网戒中心出来一样。


  看着包房的影壁上,那个火红的辣字,再看看媚貂蝉冻的红扑扑的脸蛋,刘忙不禁叹了一口气。


  都要下雪了,胸前还穿着半透明的蕾丝装,事业线清晰可见。


  以前的媚貂蝉如果看到自己盯着她的胸部看,肯定会傲然的挺起双峰,然后一巴掌下来!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大的啊?而现在,媚貂蝉竟然用手臂去遮挡。


  媚貂蝉齐萱然,这个媚字可以摘掉了。


  “我记得你喜欢吃毛血旺,那还是老样子吧,水煮鱼、灯影牛肉、毛血旺、夫妻肺片、辣子鸡,再来一个麻婆豆腐!”刘忙冲服务员说。


  “别点这么多,两个人吃不了的。”齐萱然道。


  刘忙轻叹一声,微笑道:“没事,吃不了就打包回去。喝点啤酒吗?”


  和青丝帮的几个姐妹,没事就在梧桐院里火锅烧烤,没少在一起喝酒,齐萱然想了想,“好吧,就喝一点吧。”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包房里就剩下刘忙和齐萱然两个人。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包房里是十人大桌,大红桌布一直拖到地面。菜还没上来,两个人在靠窗一侧坐了两个相邻的位置。刘忙微微向左侧身,齐萱然面对着自己,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火锅的浮雕装饰。那个火红的辣字,在另一面墙上,离得稍远。


  把玩着桌上的餐具,余光扫视着齐萱然,她的来意已经不用猜了,刘忙只是奇怪,她要怎样开口。


  红桌布下两条黑丝美腿露了出来,齐萱然转过身子,眼睛却没看刘忙,低着头,低声道:“其实,我初一就开始喜欢黄兆新了。”


  这是最为苍白的解释,不过在刘忙这还是有效的。“在一个应该喜欢上人渣的年级,喜欢上了一个人渣,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齐萱然腼腆的笑了笑,对刘忙称呼黄兆新为人渣丝毫不恼。


  “我知道他坏,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喜欢他。”


  刘忙也释怀的笑了笑,人不脑残枉少年,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看看胸部的发育就知道,你的青春期很长。


  能和一个胸大无脑的花痴妹子说些什么呢?人家就是看上那根黄瓜了,又能怎么样呢?劝赌不劝嫖,劝嫖两不交。这道理刘忙还是懂的,三十来岁的城府,不至于像愣头青一样想要左右别人的想法。自己的路自己走,人生不经历两个人渣,怎么长大?甭说别人了,就是杨柳依,不也公认的插到一滩牛粪上了吗?虽然牛粪自己不这么想。


  “我是不是很贱?”齐萱然问道。


  爱情并无贵贱之分,虽然很多妞都可以明码标价。而且要说贱的话,刘忙这个给美女领导捏过脚的人似乎没资格说别人。


  “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贱。”齐萱然扭头看向了窗外,“我知道黄兆新刚把三妹给甩了,我也知道,他和我也不是认真的,可是我是认真的,我想和他在一起。”


  图洋图森破,很傻很天真。


  啤酒上来了,为了傻和天真干一杯吧。没有傻妞,谁成就坏蛋?


  如果仅仅是分手就好了。刘忙轻轻摇了摇头,“可是,代价有些太大了,不是吗?”


  刘忙说的代价,指的是青丝帮五姐妹的友情。为了一个黄兆新,齐萱然连那么多年的姐妹都不要了。


  “我没抢韩露的男朋友!”齐萱然显得很委屈,“他追了韩露两年,哪怕韩露不答应,我都没去挖墙脚!”


  刘忙叹了口气,抢也好,撬也罢,已经不重要了。这么喜欢他,不如早点挖走,也免得祸害别人。


  “好了,不说他的事,就说我们的事,我们,还能做朋友吗?”刘忙饶有深意地问道。


  一句话把齐萱然问哑巴了。在爱情还是友情的问题上,她已经做出了选择。选择的结果,是多年的姐妹相同陌路,是为了抓刘忙,给警察带路……既然已经友尽,那还以什么身份坐在这里?


  “对不起……”


  “没什么的,即使你不带路,警察也会查到梧桐院的。那是用我自己的名字登记的房子。而且,给警察带路,又不是给鬼子带路。”警察和鬼子还是有区别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刘忙很豁达。


  饭菜已经一个个上来了,水煮鱼、毛血旺,都是齐萱然喜欢吃的,不过她却没有动筷子。


  “这里做的水煮鱼还是不错的,我觉得比沸腾鱼乡还要好!上次我们去吃沸腾鱼乡,辣的我俩一身汗……”刘忙故意不提黄兆新,反倒说起了之前逃课吃饭的事情。


  “不过他家的辣子鸡太不实惠了,就算辣子里找鸡,也得让我找到才行啊!我极度怀疑这是人家吃过的,直接给我们就端上来了,要不就是厨子光放了辣子,忘了放鸡。一会儿等服务员进来的,我找后厨打架去。”


  “毛血旺和杨柳依家的麻辣烫有几分神似,上次要不是你非说我暗恋杨柳依,我俩还真走不到一起。说起来也算你的媒人,来,我敬你一杯。”


  刘忙就像没事一样,边吃边说笑,齐萱然一口不动,似乎都没看见。


  “你,能不能放过黄兆新?”齐萱然终于开口了。


  夹灯影牛肉的筷子就停在了半空,齐萱然一脸慌乱,刘忙沉默不语。


  “萱然姐,他想要陷害我,他要让我坐牢!”刘忙抬起了头,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对不起……”只一眼,齐萱然的眼泪就下来了,“对不起……”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而我,并没有构陷他,他的罪是自己犯下的。”刘忙沉声说。


  齐萱然一把抓住刘忙的手,“我知道是他不对,可是他已经自食恶果了,现在他两条腿都断了,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吗?医生说少说得半年才能下地,而且接的不好的话,以后走路都会坡脚。”


  “他的腿,是他自己砸断的,为了诬陷我。”刘忙盯着齐萱然的眼睛,“如果我没有证据,坐牢的会是我,萱然姐,那时候你会这样替我求情吗?”


  齐萱然为之语塞。


  “到那时,可能是杨柳依去低声下气的求黄兆新放我一马,你猜,他会怎么说?”


  不用猜,那些话黄兆新已经提前说了出来,如果交换位置的话,自己的父亲会倾家荡产,自己的母亲只能跪下苦苦哀求,而自己,将会面临着3到7年的重刑。


  “吃菜吧。”刘忙淡淡说道。又香又辣的菜肴此刻已经味同嚼蜡。


  ………………分割线………………


  刘忙最终也没有答应撤诉,但却再也不去公安机关去催案子了。以黄家的能量来说,这就等同于把案子压了下来,和撤诉也没什么区别。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放虎归山必要伤人。刘忙不傻,这么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可是看着女孩泪流满面的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心却怎么也狠不下来。当爱成了一种执念,对也好,错也罢,都已经不重要了。


  饭菜很辣,青春期很长,不知道吃完了菊花会不会疼。


  刘忙日记:


  !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其实分手了才是爱情,不分手就是婚姻。


  !人生不经历两个人渣,怎么长大?我老得快,是因为周围人渣太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