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闲鱼”翻身打造社区和分享经济,阿里怎么看?

举个栗子2018-11-25 13:03:57

2月20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亚布力论坛语出惊人,说腾讯要做社交,而阿里巴巴要做社区。那么这里说到的社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3月26日,阿里巴巴旗下,以二手交易作为最初切入点的产品闲鱼,对外公布了闲鱼的数据成绩:超过 1 亿用户访问和使用过闲鱼;平台上有 12 万个鱼塘在运转;来到闲鱼的用户有43%的人会在闲鱼上进行各种形式的互动;总共分享交易出去的1.7亿件物品。

数据之外,闲鱼更想强调两个概念,那就是以二手交易起家的闲鱼,已经做出了“二手”、“交易”之外的价值“社区”、“分享”。而闲鱼所做的社区化,其实是在从一个角度呼应马云在亚布力上的“社区”言论。

二手交易并不是稀罕物什,淘宝的第一笔交易都是二手物品。后期又58、赶集等本地生活信息聚合类网站作为二手交易平台,58和赶集合并之后又做了移动产品转转。

那么背靠电商的闲鱼是如何用2年的时间,从一个二手闲置交易平台翻身为拥有12万鱼塘(类似豆瓣小组)的社交平台,使得1.7亿物品在不同用户之间进行了流转分享呢?

闲鱼如何翻身做社区和分享经济?

闲鱼负责人在媒体发布会上自嘲“闲鱼是富人家的穷孩子”,因为在闲鱼100万用户之前,几乎没有花费公司的推广预算。

不过我觉得,正是这种“独立”才使得闲鱼有了翻身的机会。因为电商的核心竞争力是,标准化、爆品、更高的效率。

如果闲鱼的目标是二手交易,那努力的方向应该是消除误差、提高销售价格等等。但是,这种需求显然跟用户的需求相悖。

新商品是没有温度的,用户需要做的决策是性价比。但二手商品的价值不标准,没办法直接说清楚,与其让用户在价格上锱铢必较,不如营造社区环境,先培养信任、感情,再谈交易。当然这条路跟豆瓣是反向行之,豆瓣是诞生了无数小组,然后品类想匹配的小组自发进入交易模式。

闲鱼出生于移动时代,其打造社区的方式自然会用LBS,产生基于小区、学校、公司等的鱼塘,同时也有豆瓣风格的各种兴趣小组。

虽然跟传统社交网站没办法相比,但是闲鱼的用户之间互动次数已经远远超过一个交易属性的平台,根据第一财经《2016年分享经济发展报告》提到的数据,闲鱼中用户总的互动率达43%,其中强互动率39%,每天人均互动12次。

那么闲鱼又如何与分享经济挂钩呢?从报告中另外一组数据提到,闲鱼除了商品多样化、用户互动性强之外,其买卖双方的比例一直保持着1.05:1。这意味着用户对分享闲置物品的参与度非常高,每个人都即是卖家、又是买家。

从广义上来说,除了Airbnb、滴滴出行等已经被大家认可的分享经济代表之外,分享经济还有更大的范畴,比如知识、劳务、商品、资金、产能等都可以进行碎片化分享。

闲鱼打造的社区化交易模式就是典型商品分享模式。根据第一财经给出的数据,整个闲置分享经济的市场规模达到了 4000 亿,超过当下大热的出行分享1500亿规模。

闲鱼与阿里巴巴的律动

可以说,闲鱼是阿里巴巴“无心插柳”的产物,但闲鱼模式的跑通也能带给阿里巴巴一些启示。

2016年阿里巴巴提出要“社交化”、“内容化”、“本地生活化”。其中社区化的方向,应该与闲鱼模式的走通有一定的关联。

“二手”、“交易”这两个点,在阿里系内应该是非常不性感的词语,因为交易存在于阿里系的基因,而二手本身并不具有光环。但是,闲鱼能发展到现在,也是赶上了好时候。

淘宝起家的时候在10年前,中国国民消费水平还比较低,最能吸引用户的是性价比,或者直接就是,便宜,用户的主要需求是买买买。而到了现在,很多用户购买的物品已经多到无处安置,另外在环保理念下,有需求进行限制资源共享的用户越来越多。

拿我自己来说现在衣服的数量是10年前的10倍,即使为了节约空间、不那么浪费,或者就为了“断舍离”,也希望能处理一些闲置资源。当然,还有一个需求是“供给侧升级”,就是把现有东西淘汰,用更新更好的东西填进来。

换句话说,之前买东西解决的是有没有的问题,比如缺一条牛仔裤,然后买了。而现在解决的是买什么的问题,到底要买哪个牌子,哪个款式,哪个色号,国内外价差如何?

这时候,社区化需求就出来了。如果有一个海淘败家女人的社区,价差信息很快就可以知道。如果有一个品味比较匹配的时尚社区,那么买什么款式的问题也解决了。

阿里巴巴要做的事情,就是从各个角度来匹配有效的供给和需求。而现实是供给和需求的选项都越来越多,所以阿里巴巴需要用社区化、内容化来对供给和需求进行管理,进而提高双方的匹配效率。

拿闲鱼的数据来说,在鱼塘里活跃的闲鱼用户是普通闲鱼用户的互动数的2.2倍,鱼塘内交易时间比鱼塘外节约三分之一。通过鱼塘这种群组的第一次区分,通过日常沟通和交流,可以直接节约决策、交易的时间。

阿里巴巴的另外一个大方向是“本地生活化”,闲鱼也在做这个方向的努力, 比如近期公布的“百城千集”计划,要在100座城市,举办1000场闲鱼集市。闲鱼负责人谌伟业希望“闲鱼和鱼塘所构建起来的基本信任,让社区中的人们去交流和交易,而大家在交流交易过程中,信任又再度深化,并且影响到社区里的其它人——希望这种‘化学作用’未来也能渗透到更深的社区关系层面。”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个场景,淘宝体系内同样可以打造或者接通闲鱼的鱼塘社区,而鱼塘的线下交易市集也可以作为阿里巴巴线下本地生活服务的延伸、亦或淘宝系的延伸。

这种做法并不完全等同于对集团战略的照本宣科、分解执行,而是一种遥相呼应、横岭侧缝的律动感应,确实挺有意思。

这个账号关注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领域各种有趣的、坑爹的、逆天的合作以及产品案例。格外偏爱O2O。


如需沟通,请加我个人微信号:lilikai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