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舌尖上的日本战国风云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2018-07-11 07:01:03

给腾讯大家写的一文。对战国熟的诸位应该觉得是常识,就看个热闹吧。


众所周知,日本战国时,有所谓关东三雄:拿孙子兵法做招牌的甲斐之虎武田信玄(黑泽明《影武者》的主角),刚正不阿的越后之龙上杉谦信,相模的狮子北条氏康。当然,日本地方不大,海淀区那么大的地方都能整出四天王八大将之类,肥前之熊美浓之蝮蛇等各类动物称号也不胜枚举,只说吃的。北条氏康家在如今的东京附近,所以守着东南海湾,不止一部电影里,都描述他击退上杉谦信的攻击后,边吃海鲜杂煮边看海,得意:“真美啊,决不能让谦信看见相模的海!”

——大概,历史上氏康是真爱吃杂煮吧。


上杉谦信家的王牌军粮,叫做“日之丸便当”,用一个桶状容器,装白米饭,加个梅子,装在腰带上就走——听起来就寒碜多了。

现在你去山梨县,当地还在卖一种黄豆粉麻糬饼,号称是武田信玄所制,就叫信玄饼。其实武田家当时最有名的,是甲州的面条:类似于刀削面的做法,加蔬菜与白味噌调味,很方便,又饱肚子。

东北大名,独眼龙伊达政宗家,有所谓“仙台味噌”,据说放久了也不坏。据说政宗家的军粮品种多样,纳豆和豆腐的记载都有,士兵们算是有口福。


哪位问了:军粮里有个豆腐、有点味噌、加个面条,就叫有口福了么?没法子,日本战国时,大家都没什么好吃的。日本本土不产羊,所以日本料理里没羊肉吃;牛,1853年前日本是普遍不吃的;实际上,8世纪时,笃信佛教的嵯峨天皇首发“肉食禁令”,要到1876年明治天皇才正式下令解禁,在此期间,日本人吃肉都小心翼翼。老百姓吃米饭加腌渍萝卜,诸侯大名吃米饭,配上腌渍萝卜、酱汤、时令野菜和好鱼,就算是难得了。住在伊势湾附近的,会把伊势海老——也就是大龙虾——当成宝贝。

且说日本战国第一枭雄织田信长。因为游戏与漫画,这位名气极大,确实是开拓日本新时代的人物。不信鬼神,不讲情面,野心勃勃,大肆引入西洋宗教对抗日本本土僧侣,其中1569年,葡萄牙传教士弗洛伊斯来拜见他,就带了礼物金平糖。金平糖是什么呢?答:就是冰糖煮掉水分后,用小麦粉做成,传统工艺是用热锅不断摇,迫使糖滚动,摇出表面的碎疙瘩为止。信长答应了弗洛伊斯传教的事儿——好,信长收了一瓶葡萄牙金平糖,就把日本本土僧侣们给端了。


1582年信长在天下大局在握时,被部下明智光秀谋反于京都本能寺,是名闻遐迩的战国转折点,当时还叫作羽柴秀吉(这还不是他的真名)、后来叫做丰臣秀吉的那位,快马加鞭五日奔走二百公里回来,天王山之战击败明智光秀掌握大权。但这里面有两个细节。

其一,一般传闻,光秀对信长的大不满处,是因为信长公开侮慢了他,理由呢?嗯,一种传说是:信长要招待盟友德川家康吃饭,光秀管厨房,忙着催琵琶湖调新鲜鱼过来,没打扫干净,信长过来一视察,大怒:这厨房脏成这样,要丢谁的人哪?当场不给光秀面子,光秀就生气了……

其二,秀吉五日奔走二百公里,路上诸位士兵吃什么?一种传说是:秀吉豁出去了,高价请沿路百姓商家开仓,将米煮成了饭,用淋过盐水的草袋裹上,让牛马驮着,随军前进。一路小跑的部队不许停,谁饿了就从米袋里摸一把盐水饭吃了充饥。就这么拼命,这才赶上了天王山。后来秀吉觉得这法子挺好,贱岳之战时,又这么玩了一遍——就是不知道士兵边跑边吃,消化怎么样。


秀吉得了天下,成了关白——类似于首相——当然也要讲吃讲喝了。现在您去大阪城,还看得见他金光璀璨的装饰。毕竟是尾张地方的农民出身,喜欢土豪金,吃东西也讲究奢靡。这时候就有位来跟他唱对台戏的了:那就是日本史上茶道第一大宗师千利休(千宗易)。这位先生喜欢“草庵茶室”,念的是“清敬和寂”四字真言,认为“茶道不过是点火煮茶而已”。他最有名的创举之一,就是怀石料理。如今你去日本点菜,怀石料理是正经十四道程序的流水大菜。诸如京都的辻留、大阪的吉兆这种“不管实际上是否好吃而且价码牌看得吓死你,但去吃就对了”的店,吃时不免战战兢兢。但怀石料理初创时,就是茶会上果腹之用。怀石者,僧侣饿了,饱着石头暖腹的意思,清净简素,本不华丽。千宗易时代的怀石料理,是所谓一汁三菜。汁是大酱汤,三菜是凉拌野菜、炖菜和烤鱼,一小点儿米饭。当然,千利休后来跟秀吉闹大了,被迫自尽,那是后话。


秀吉家里第一号管事的,也就是头号奉行,是性格耿直的石田三成。这位先生一辈子都和吃喝有关。当日他怎么跟了秀吉呢?一种传说是:秀吉在近江国打猎时,在观音寺休息喝茶。当时还是小沙弥的三成,先后献了三次茶:大碗温茶,先杰克;小碗热茶,提提神;再小碗烫茶,咂摸滋味。秀吉觉得这小沙弥聪明,带回去吧!

三成第二次和茶搭关系,是某次茶会,大家轮流喝一碗茶。身带脓疮的大谷吉继不小心滴了流脓进茶碗,众人都嫌恶心,三成眉头不皱便喝了,从此大谷与他成了生死之交,终于为他连命都断送在关原之战了。

末一个故事,还是和吃有关。秀吉过世后,三成为了护着丰臣家权柄,与德川家康会战于关原,输了,要处决了。三成临刑前口渴,要水喝,士兵给他柿子,三成一摇头:“柿子吃了生痰!”士兵都笑他:将死之人,还在意痰!三成表示:成大事的人,就是要到最后一刻都贯彻始终——死也要死得有范儿。


且说日本战国有三大枭雄:前头说过了吞吐风云但中道崩徂的织田信长,以及权谋巧变从农民到首相的丰臣秀吉;最后成大事的,是坚忍沉默、终成大事、开三百年幕府的德川家康。只可惜他老人家1615年彻底平了丰臣家,隔年就过世了,死因是胃病。吃坏了什么呢?医官追根寻源,说都怪京都富商世家茶屋清次:居然给家康大人献了鲷鱼天妇罗!

当然这理由,也是逸话传说。但天妇罗这玩意,值得多说几句。按天妇罗三字,也是舶来品、翻译名。早年葡萄牙人爱吃鱼,又信天主教;每逢大斋期,禁吃肉了,就来吃鱼。葡萄牙人的料理法很有名:拿奶油面糊,裹好了水果或海鲜,炸了吃,鱼亦然。这么吃鱼,又不破戒,又中吃,真是两全其美。这种鱼吃法,就叫做ad tempora quadragesima——葡萄牙语的意思是:“守大斋期”。这东西和金平糖一起传入日本,日本一看:读音不是tempura么?好,就叫天妇罗吧!


自家康公过世后,江户城内将军内府,就不许吃天妇罗。听着像是家康吃天妇罗得胃癌,搞得幕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实际上天妇罗这玩意是大火油炸,容易着火,一烧起来,江户那些木结构建筑,就此灰飞烟灭矣。江户本来就多火,以至于巡捕、相扑手和消防队长,是江户民间媒婆最喜欢的三大对象——消防队权重如此。但百姓摸黑,州官依然放火。1867年幕府终结时,就有传说搜检末代将军德川庆喜住处,挖出五寸大盘,装天妇罗的。可见将军不许老百姓沾这个,自己却私下偷吃,大快朵颐。


当然,德川家康公舍命吃天妇罗,真也可以理解:如前所述,日本人那时候,也就是吃吃海鱼野菜、萝卜白饭、牛蒡昆布,太清淡了。德川家康出了名的能忍,隐忍了一辈子,终于天下大定;天妇罗这种油炸的高热量美食当前,是该规行矩步继续忍着,以七十五岁高龄磨磨唧唧,还是心无挂碍、甩开腮帮、享受人生?吃个痛快吧!——好了,他老人家就随着天妇罗去了,日本战国时代正式结束,德川幕府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