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真不是段子,男子吃了一口麻辣烤鱼,竟然找到了亲生父母!

临沂新闻2018-08-08 13:02:50

点击临沂新闻关注我哟  

公众号搜索:临沂新闻                             


 


川味麻辣烤鱼!

光看图就已经开始流口水啦!

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味蕾

正在舌尖跳动啊?



今天要说的这个新闻,真的不是段子

央广的节目听到了这样一条新闻:福建一男子被烤鱼的味道征服,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从四川拐卖来的,结果一查自己还真的是被拐卖的……一时间这条消息成了微博热门,评论里众多网友也开始为自己的身世感到担忧……




广播片段▼




被烤鱼征服找到亲生父母?

什么鬼?

网友纷纷表示震惊


原来

付贵并不是只因为吃了一次烤鱼就觉醒了,

实际上,

这是一个感人的寻亲故事,

记录了一个被耽误了27年的家庭的

分离、剧变、煎熬、纠结、守望、寻找,

以及最终的重逢。




付贵回家




重庆石柱县大歇乡,27年前的一个早上,姑姑付光友送哥哥的长子、6岁的付贵到镇上的幼儿园上学,还在路上给他买了一盒爆米花,嘱咐他放学了早点回家。但从那天起,他们一家就再也没见过付贵……


如今80多岁高龄的付贵的奶奶,已经被确诊出肺癌。奶奶说,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孙儿一面。


付贵的奶奶


2016年11月,付贵的父亲付光发由外甥女领着,带着身份证和付贵的照片,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做了“家寻宝贝”的登记。他们不知道,早在2009年,已经长大成人的付贵也在寻亲,在网站上登记了“宝贝寻家”的信息。


今年3月,百度与宝贝回家合作,将数万张寻亲图片输入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通过将孩子与父母上传的照片做比对,初步筛选出数十组疑似案例,付贵就在其中。随后,在福建和重庆,付贵及双亲的DNA正式入库做比对,匹配成功!



27年的寻找,终于有了一个完满的结局。




找了这么多年了,其实我已经不抱希望了。




付贵父亲付光发是个老实巴交的人,看不出太多情绪的起伏。偶尔讲到一些伤心之事时,会把头昂起来,但也不多说话。只有提到付贵的时候,他会难得的多说几句,说付贵小时候多么聪明,小时候多么乖巧。


当志愿者告诉付光发DNA匹配成功,付贵找到了时,他高兴坏了,第二天就坐火车赶回了重庆,说要等付贵回家。而且他也暂时不准备回工地了,说万一付贵回来了,回来几天就在家陪他几天。


 付贵父亲




付贵是我给弄丢的,送他上学的那天他穿的什么衣服背的什么包我都记得。他被拐走的时候我才23岁,今年我50岁了,我都不知道这27年是怎么过来的。




付贵的姑姑聊到付贵,就有太多太多说不完的话,话里也透露着太多太多弥补不了的愧疚和遗憾。


“也曾想过放弃,付贵他爸爸让我不要再找了,他怕付贵是被人弄死了,我知道他爸爸是怕知道真相后受不了。但我还是想找到他,无论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他活着我就养着他,他死了我就年年去给他上坟,哪怕他残了他傻了都好,我一定好好照顾他,我欠他太多了……”


付贵是姑姑心里一直的痛,每剖开一次,就鲜血淋漓一次。


表妹和姑姑




确认消息当晚就睡不着了。一直到两三点我都没有睡着。心里有些小激动,也有些不安定的情绪在里面,我睡不着觉。



付贵和父亲一样,话不多,表情也看不出什么变化,和负责沟通认亲事宜的百度员工打完招呼,他便默默转身去洗茶具了。品茶,是福建人待客的第一步。眼前的付贵,已经是完全的福建本地人。


他说他很喜欢吃万州烤鱼:“我们家里人口味都很轻,只有我口味很重,喜欢吃麻的、辣的,特别是烤鱼上面的那层花椒,吃到嘴里又麻又辣,我最喜欢吃。


如果不是知道那段童年被拐的经历,如果不是听他说莫名喜欢吃辣,真不敢相信,这个一口地道福建口音的汉子,曾经是一个重庆娃。


我记得是在上学的时候,或者是在下学的时候,被人拐走的。我有做梦坐过长长的火车,好像是经过了沙漠一样的地方,很大的一片,印象很深刻。然后遇见一间屋子,后面就被拐到这里来了。”问起小时候被拐的事情,付贵回忆说,“来这里以后生了一场大病,很多事情就都不记得了。”


对于找到亲生父母这个消息,付贵一开始有点不相信,“有些惊奇,又有些怀疑。第一我觉得会不会有人弄错信息了,第二当时离我寄出血样去做DNA还不到一周,才过了几天就找到了,我很惊讶。”


直到陆续有很多志愿者跟付贵联系,他的心里才慢慢确定下来。最终确认消息传来的那天,付贵失眠了。


关于认亲这个事,付贵的担心很全面,他说寻亲这个事,首先别人就会说你没良心,养父母辛苦把你养这么大了,还去找亲,而且还不让家里人知道;其次,如果别人知道那边条件很差的话,没有养父母这边条件好,会议论你说这是自寻麻烦自寻累赘,对这边家里没有良心;再者,如果那边条件比养父母这边条件要好的话,别人的闲话就更多了,他会说,你是准备丢弃这边养父母跑了,是嫌贫爱富的做法,更是没良心。


付贵很怕这些不好的说法会影响到自己的家人。于是付贵决定找合适的时机跟养父母沟通,并且取得养父母的同意和理解之前,都不曝光他的一切具体信息。


好事多磨


就在付贵准备出发去重庆的当天早上,付贵突发疾病,医生检查之后,很严肃地表示必须马上手术,一个礼拜之后还要再进行第二次手术。


重庆家里准备的团圆宴和望眼欲穿的亲人们异常失望,待付贵术后身体恢复了一些时,付贵和家人决定先视频见面。


付贵在病床上和家人视频


“你好!”


这是他看到视频里面的人,说的第一句话,接下来整个人顿住了,视频中的姑姑,早就泪如雨下。


“他们见了我肯定会哭得很厉害的,”付贵曾描绘过见面时可能发生的场景,并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这个场景真正到来的时候,33岁的他还是像个面临窘境的小孩一样手足无措。


几分钟之后姑姑终于平静了下来,给付贵一一介绍家人。由于付贵戴着耳机,一旁的工作人员只能听见付贵在不停地回答:“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付贵的情绪看起来一直比较稳定,屏幕那边的家人的表情,似乎也逐渐平静下来。


慢慢的,付贵的回话开始变成聊近况、聊生活。似乎是姑姑在问他做什么工作,结婚了没,过得好不好。


“要得,要得。”付贵早已忘记了乡音,却在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自己还记得的简短重庆方言。


视频到后半程,付贵整个人的状态明显已经放松了很多,心情看起来也不错。“等我这个病看好了,就去重庆看你们。”付贵笑着说。


尽管27年未见,但言语间流露出的血缘情谊,旁人也能感受得到。


视频的那一边……


一开始是姑姑接通了视频,她举着手机,手抖得厉害,努力控制着自己用正常的声音说话。


“付贵啊,你还认识我吗?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姑姑啊,我没有一刻不想你啊!”


说到这里,姑姑的眼泪决堤了,失声痛哭…


全家人无不落泪,父亲躲在后面默默地擦拭着眼睛,另一手依旧紧紧地握着。


与付贵视频通话的一家人


姑姑把手机给了父亲,父亲直直地盯着屏幕,嘴唇蠕动了半天才发出声来。


“你好好养病,我们等你回家,见到你我就放心了,其他没什么要说的了。”


奶奶接过手机后,父亲踱步到旁边抽了好几根烟,不再进入镜头的视线,偶尔瞄着几眼也一直游离在镜头之外,眼眶依然发红,表情却放松很多。僵直的背又佝偻起来,紧握的手也松开了。



这是时隔27年后,父子间的第一次对话,父亲用短短四句诉说了这27年来年他对付贵的担心和想念。这该是一种多么深沉而含蓄的爱!


视频结束后,被问及感受,


姑姑说:“我只盼望着他快点好起来,快点回来!我要在家里给他办酒席,我县城里的房子都给他住,以后娃娃我来带。” 


说着说着,姑姑开心地笑了起来,有一种久违的释然。


父亲说:“他长大了,我知道他还活着,活得很好,我很高兴。我也没什么其他盼头,也不想打扰他现在的生活,我就希望他过得好,过得比我好,他要是回来我就陪着他,待多久我都陪着他…”


这是工作人员见到付贵父亲以来,他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来源|扬子晚报,综合中国之声、新浪微博等               

   


临沂新闻新媒体合作热线
0539-295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