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恐怖故事——人目鱼(你喜欢吃鱼眼睛吗)

恐怖故事365天2018-12-01 12:08:07

点击上方,关注我哈

爱吃鱼吗?

最爱吃鱼的哪一部分?

陈生最爱吃鱼的眼睛,基本上所有的鱼,都有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上面覆盖着一层透明的眼皮,帮助它们在水中能够更好的视物。

无论是大鱼还是小鱼,深海鱼亦或浅水鱼,煮熟后,用筷子挖出它们的眼睛,黑与白混在一起,像掺了水的烟灰,拨开这黑白并不分明的部分,里面,一颗白眼仁,微微发灰,将这一切塞进嘴巴里,说不清是腥味最讨人喜,还是米糊糊一样的感觉令人着迷。

很少有人喜欢吃鱼眼睛,却有很多人都要吃鱼眼睛,因为民间常说:吃啥补啥。鱼眼睛能够明目,陈生深信不疑。

他师范毕业后,没能分配到合适的工作,索性自己开办了补习班,教小学生数学知识,批改习题久了,眼睛疲累,鱼目,就成了他经常吃的东西。

他家里,一日三餐,必定少不了鱼,陈生,竟也吃不腻,因着爱吃鱼,又喜欢修身养性,钓鱼就成了他最大的爱好。

他经常与朋友三五结伴,到附近去钓鱼,这天也不知是出了什么情况,约好一起去钓鱼的朋友竟然全都临时有事,只有陈生一个人,拿着鱼竿等道具,去水边钓鱼。

这一天也很奇怪,静坐一下午,竟然一条鱼也没有钓上来,正当陈生垂头丧气的准备回家的时候,一条鱼上钩了。

他连忙拉上来看,是一条很普通的鲤鱼,只是那一双与众不同的鱼眼睛,让陈生心中一阵恶寒。

眼尾细长的,甚至微微上挑,前端圆而线条柔和,黑白分明的眼珠还在兀自转着,猛然间,死死的盯住陈生。

陈生吓得差点将这鱼扔进水里,这...简直就是一双人的眼睛啊!

这鱼太奇怪了,一定要带回家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还是一种新的品种,陈生将鱼放在桶里,收拾时,突然想起来,今日来的匆忙,忘记带鱼饵了,垂钓时竟也想不起来,那这鱼难道真如老话所说,愿者上钩?

这不请自来的感觉,令陈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生将鱼放在车后座的下面,桶里面放了不少的水,路上,陈生不断听到水花泛起的声音,哗啦,哗啦。这鱼,倒是很有活力。

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变换,陈生刹车的瞬间,车后座一阵吵闹水声,他回过头去看,桶还静静的放在那里,只是水面荡了许多水纹,看了一会儿,就恢复了平静,想来这鱼折腾的也累了。

灯换了,时间过得真快,陈生踩下油门,驶向马路对面,突然一声巨响,车身剧烈摇晃,在一阵天旋地转尖叫连连中,陈生还不忘踩住刹车,短短十几秒,犹如在地狱边缘走了一圈。

“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闯红灯啊!还好我刹车及时,不然这得出人命你知道不?”

陈生撞得头脑发晕,不知东南西北,被搀扶着站起来,吐的七荤八素,很快就被送到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还好只是轻微脑震荡,不过车已经被撞坏了,陈生乱闯红灯,负全部责任。

还好有全险,自己又没有什么事,陈生暗自庆幸,同时又十分疑惑,明明看到换了灯,怎么还是红灯?

他回到车上,见车后座的桶里,那鱼游得正欢,那么激烈的碰撞,车里面竟然一点也没有湿,一滴水也没有洒出来。

陈生将这鱼拎回了家,临走时,有汽车修理人员向他喊:“这鱼不吉利,你还是快扔了吧!”

陈生转过头问:“不吉利?”

员工从车底下钻出来,憨笑:“我们老家的说法,长着人眼睛的鱼是被淹死的人附身的,要找替死鬼,你看,你这不就撞车了?”

迷信!陈生嗤之以鼻,他可是老师,受过高等教育,怎么可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他不再搭话,摆摆手就离开了,修理人员无奈的摇摇头。

这一番折腾,天色早就黑了,夜色透进城市城市又闯进夜色,灯火灿烂不知混着月光几多,分不清你我分不清谁更诱惑。走在行人稀少的街头,陈生浑身发冷。

那寒气,就像是从水桶里冒出来的一样。

回到家中,陈生将这怪异的鱼放在浴缸中,想着明日买个漂亮的鱼缸,摆放在家中,这么奇特的鱼,不比名贵的金鱼更吸睛吗?

只是总觉得,那鱼眼静静的,不动声色的,观察他。

陈生平白吓出了一身凉气,他拉上浴帘,洗漱一番,回到卧室里休息,今日,老婆回老家看望父母,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家。

陈生做了一个梦。

那鱼,蓦然长出了一双人类的小脚丫,比婴儿的还要小巧,在浴缸里走来走去,那脚丫就越来越大,鱼身也开始膨胀起来,脚腕,小腿,膝盖...一双人腿慢慢显现出来,那上面仍旧顶着鱼身,眼睛眨巴着看向他。

陈生就一下子吓醒了。

他坐起来,总觉得很不放心,于是开了灯下床查看。时间已近凌晨,室内静悄悄的,外面,是漫无边际的黑夜。

拉开浴帘时,陈生的手微微有些抖,梦里的一切都像真的一样。

好在,浴缸里一切如常,鱼儿静止在一角,尾端晃动。

陈生放下一颗心,转身,看到浴室光滑的地面上,一行水淋淋的脚印,一直蔓延到门外。

他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拉开浴帘再仔细看那鱼,鱼眼睛竟然圆圆的,与平常的鱼没有什么两样。

陈生蓦然想起,汽车修理人员告诫他的话。

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音,还有水在滴滴答答,陈生大气不敢出,他耳朵贴在门上,声音越来越近,最终,停止在门口。

静,更显得水滴落下来的声音的清晰。

陈生哆哆嗦嗦的弯下腰,一声不响,从门下面一指宽的门缝向外查看。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悄无声息的,与他对视。

这双眼毫无神采,死死的盯着陈生,水滴从他白惨惨的面孔滴下来,打湿了地面。

陈生一声尖叫,晕死过去。

第二天,陈生的妻子从老家回来,拉开浴帘,又惊又悲,失声痛哭。

陈生僵硬的躺倒在放满水的浴缸中,已然断气。

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原文,关注,更多精彩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