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第408期】舌尖品关东(一)==作者 刘国林

亚洲综艺云文化2018-10-10 13:07:35

点击 亚洲综艺云文化关注我哟

☀ 【亚洲综艺云文化】综艺乡土文化交流平台,传承古今中外诗词文学艺术。欢迎朋友们加入【亚洲综艺云文化】Asian variety cloud culture。
网易邮箱: lnwx2016@163.com
平台投稿信箱:605335817@qq.com

✎舌尖品关东(一)

作者 刘国林

蓝靛果

 

           关东野生着一种落叶小灌木丛,结蓝色的浆果,人称蓝靛果。据资料记载,我国唯独北大荒野生这种浆果,而北大荒也只有三块生长区。有的地方叫鸟啄李,有的地方叫黑瞎子果,有的地方叫山茄子。人常说,物以稀为贵。关东的蓝靛果就是世界上稀有的浆果之一。据专家测定,蓝靛果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糖、蛋白质和氨基酸。目前世界上所知氨基酸约有几十几种,蓝靛果所含氨基酸就达十五种之多。蓝靛果不但营养丰富,风味独特,而且具有强身健胃、补血益气、促进新陈代谢之功效,难怪北大荒人视它为滋补之佳品。

关东寒冷,蓝靛果就是严寒的宠儿。在年平均只有2摄氏度的低温下,它能活得很好,零下39摄氏度也冻不死它。离开了阴凉低温,湿润霜冻,它还觉着活得不滋润呢。南方的烟花三月,北方还是冰冻三尺之时,而蓝靛果这时已开始萌动。四月里,它那赢弱的身躯已经伸展开来。一夜春雨,卵状的叶片便结伴生出。接着,谈黄色的小花便点缀在五月的山谷中,灿然若金。别看它其貌不扬,花儿开得也不惹人注目,但是摘下一朵放在嘴里,那甜,那香使你充满全身,久久地含嘴里,舍不得咽了。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这时的果实便有了型,有了味儿,只是还蕴含着春天的绿。当脱下绿衣换紫袍时,这便是六月,便是收获的季节。采集蓝靛果颇有情趣儿,谁喊一声:“走,采山茄子去!”于是,男的挑担,女的提篮,一溜烟似地往山里钻。老远,就嗅到扑鼻的芳香,那是熟透的蓝靛果溢出的清香。近了,更近了,只见满树的浆果稀软稀软的,紫蓝紫蓝的,挂着白霜,紫玛瑙般地摇摆。于是,这一堆那一簇的人们把塑料膜铺在蓝靛果树下。微微晃,轻轻摇,摇落了满树的星星,晃掉了数不清的玛瑙。如同表演魔术一般,男的提桶,女的拾起塑料膜。轻轻地抖,慢慢地倒,转眼,一桶接一桶地蓝靛果盛满了。男的性急,抓起蓝靛果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填,吃得疯狂,如狼似虎,直到撑圆了肚子才罢休。女的吃得斯文,一粒一粒地往嘴里送,慢慢嚼、细细品,能品出滋味儿,嚼出甜酸儿。吃着嚼着,她们笑了。不笑别人,是笑自己的男人竟躺在塑料膜上睡着啦。呼噜打得如同火车鸣笛,一长一短,抑扬顿挫。她们听惯了自己男人的呼噜,就像欣赏一段世界名曲。年龄长的妇女知道疼自己的男人,她们都是过来的人,愿意让自己的男人多睡一会儿,睡醒了还得担着百八十斤的担子往回赶路呢。刚过门儿的媳妇则不然,她们觉得自己的男人什么都新鲜,连睡觉也好玩儿。听着,瞧着,不由自主地拾起一根草叶儿,轻轻地往男人脸上拂,往男人的鼻孔里透。她的男人睡得是那么甜,那么香,迷迷乎乎地用手拨,以为是蚊蝇呢,想驱赶。一下,两下,怎么也赶不走。急了,猛地一抓,竟抓住了妻子的一只玉手!“哈哈……咯咯……”一粗一细的笑声同时爆发,震得树枝微微地颤,小草轻轻地抖。疯够了,也精神了,男人一轱辘爬起来,告诉妻子:“走,这趟又能卖出好价钱……”。女人佩服男人的能耐,佩服得五体投地,嘴上却不这么说:“别瞎吹,你看张家,李家,哪趟都比你卖得多……”

端午节一过,集镇上常看见一些卖蓝靛果的商贩,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汉和老妪们。他们面前摆个蓝子,手里拿着小勺。盛出一勺,旁边早有用白纸叠成尖帽。把勺翻在尖帽里,即算成交,一手钱,一手货,便宜、实惠。小孩子在大街上边走边吃。他们的嘴伸进尖纸帽里,用气抽,用舌舔。舔到嘴里,不用嚼,一咂嘴就碎,真甜哪,什么樱桃、李子、杏儿,全忘了。心里话,它们哪能和蓝靛果相提并论呢!不一会儿,尖纸帽全打开了,把最后几粒含在嘴里,再把那纸帽用舌头舔一舔,再用舌头在嘴巴上转圈儿抿,望着蓝靛果的篮子不挪窝。

少女们不像孩子那般没深浅,尽管她们爱吃,但绝不会在大街上边走边吃的。她们把蓝靛果买回家,再和姐妹们一道文质彬彬的品尝,边品边唠些街头巷尾的见闻。甜酸的蓝靛果伴着甜酸的话语,吃到完,唠到完。未了,仍没忘扔出一句:“咱都不如孩子呢,你看人家吃得多潇洒!”说终归是说,她们再嘴馋,也会爱面子的。热恋中的小伙子买蓝靛果不是为吃,而是为了向女朋友献殷勤。下班路过卖蓝靛果的小摊,便匆匆地跳下自行车,买三五袋,放在提兜里,乐滋滋地奔向约会地点。老远,见到女友站在那里等得不耐烦:“又来晚了!”小伙子急忙解释:“对不起,你看——”顺着小伙子手势,女友的眼睛亮了:“还是他知道我的心哪!”这么想着,随便说一句:“看看,又让你破费了!”小伙子慷慨,求之不得:“哪里,哪里,现在不吃,过这村就没这店儿啦!”说着,打开尖纸帽,两个头凑到一起,对准蓝靛果,“哧溜儿——”“哧溜儿——”一个吸得粗犷,一个吸得妩媚,边吃边唠。吃得甜甜蜜蜜,唠得亲亲热热。吃完了,唠够了,两颗甜蜜的心也醉了,醉在蓝靛果成熟的季节里,醉在春意盎然的花前月下。

年轻力壮的男子汉采撷回蓝靛果不愿蹲市场,而是大步流星的往果酒厂的收购站奔。他们性子急,价格多少不说,图个痛快,省出时间,多跑两趟有了。北大荒人善啄磨,想出个用蓝靛果酿酒的法子来。这可是冷门儿,有道是“好酒不怕巷子深”了,北大荒的蓝靛果酒真的誉满神州,名扬天下了。新郎瞧拜二老双亲,提着是蓝靛果酒;小媳妇回娘家,提着是蓝靛果酒;采购人员入关南下,提的是蓝靛果酒;南来北往的旅客,提的也是蓝靛果酒,不光国内人知道北大荒的蓝靛果酒是紧俏珍酿,就是来北大荒洽谈贸易的朝鲜、日本、德国、俄罗斯等国的客人都争相品尝,交口称赞、特别是日本的大板市,以竹川莫幸为首的一行十六人的访华团,曾两次专程来北大荒考察蓝靛果酒。

关东是块神奇的土地。不是关东人自吹自擂,举双手欢迎五洲四海的朋友们,你们尝遍了世界各地的佳酿美酒之后,再品一品关东的蓝靛果酒。让你自己说蓝靛果酒怎么样,怎么样就怎么说。


刹生鱼宴

 

      刹生鱼是赫哲人的好菜,压轴菜,也是赫哲人的独创,更是中国菜谱中的一绝。赫哲人长期生活在黑龙江、乌苏里江边,长年累月以捕鱼为生。他们爱吃刹生鱼,爱到如醉如痴的地步,提起刹生鱼的话头便眉飞色舞,津津乐道。 

所谓刹生鱼就是吃生鱼。说来让你吓一跳,脑袋一定摇得像货郎鼓,咧着嘴说:“生鱼还有个吃?那玩艺别说是生吃,寻思都有股腥味儿。”其实你说错了,刹生鱼不但好吃,而且比熟鱼营养价值高。人就是怪,什么东西吃常了都觉得发腻,想方设法调胃口。我想,赫哲人吃刹生鱼也是吃腻了熟鱼的缘故吧?黑龙江,乌苏里江的鱼多,上顿吃、下顿吃,什么溜炒蒸炸,什么汆丸子包饺子,全都是鱼,地地道道的鱼宴,色香味俱全的调制技术,让初来赫哲渔乡的人大饱眼福,大饱口福。可是饱餐三顿之后,食之乏味了,没有食欲了。这时赫哲人拿出压轴菜,自豪地宣布:下顿吃刹生鱼!

 其实,赫哲人第一次吃刹生鱼也是逼出来的。相传,多少年以前,赫哲人捕鱼时正逢突然袭来的狂风暴雨。火柴淋湿了,不能生火做饭了,人也成了落汤鸡,冷得上牙碰下牙,咯嘣嘣打颤,浑身筛了糠。劳累了一天,肚子也不饶人,咕咕地叫着抗议。眼见着活蹦乱跳的鱼儿吃不到嘴,急死人了。不知谁急中生智:“吃生鱼!”“对,吃生鱼也比饿死冷死强!”一阵忙活,一条条鱼儿刹时切成白生生的肉段,浇上醋,撒上盐,拌上蒜泥辣椒沫,掺和进调料,一大盆刹生鱼做好了。一口烈酒,一口鱼肉,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直到吃得打咯儿,喝得耳面发烧,浑身有劲儿了,话也多了:“亏得这场雨,若不哪能吃到刹生鱼?因祸得福哇!”至此,赫哲人就有了吃刹生鱼的嗜好,一代传一代。

 做刹生鱼有一定的套数,颇讲究。鲶鱼不行,白鱼不行,鲫鱼不行,鲢鱼也不行。这些鱼肉囊,抗不住刀;绒刺多,不能大口大口地咀嚼。鲤鱼狗鱼或黑鱼做刹生鱼最好,但分量小不行,不出数。五斤以上或者十斤八斤的份量才相宜。只见赫哲人挑又挑选又选,猛地从水池里逮出一条大狗鱼,放在菜墩上。鱼是够大的,搁在菜墩上两头出梢。可能是它感到大难临头了,不服气,不甘心,扭腰晃腚地挣扎,按都按不住。这当儿。赫哲人猛地操起菜刀,用刀背啪啪地在鱼头上拍几下,鱼当时就放挺了,老实了,任其宰割。真够熟练的,就像表演魔术一般。只见赫哲人翻过刀刃,用刀背从尾至头倒刮鱼鳞,“嚓嚓”两下,鱼鳞脱落了;再用刀刃在鱼脊背两侧各划两道印痕,一抖落,两条鱼脊肉同时落在菜墩上。鱼脊肉大约有三斤左右,十来斤重的一条鱼,只能剔掉这些,可见刹生鱼是鱼肉之精华了。把鱼脊肉理在一起,像切萝卡絲、土豆絲一样,唰唰唰,一簇又白又嫩又细的鱼肉絲切出来了,挤挤挨挨,重重叠叠,依次排列组合在一起,整齐均匀。这时,赫哲人左手按着鱼絲,右手把菜刀插在鱼絲底部,手刀相合,鱼絲原封不动地摆在盘子里。随手浇上适量的醋,配好调料点缀其间,一盘白生生、颤微微的刹生鱼做好了。冷眼瞧,不像菜肴,倒像小巧玲珑的、造型典雅的玉雕艺术品。别说是吃,看着都眼馋哪!

 初次吃刹生鱼,没点儿勇气真不行。一想到鱼的腥味儿,就不敢伸筷儿,不肯张口了。我就是这样,任凭满桌的文友磨破嘴皮,讲出上千条好吃的道理,就是一口不动,瞅都不瞅。倒愿意瞅朋友吃刹生鱼那副神态,好玩,好笑,有意思。你瞧,一盘刹生鱼端上来了,就像群猫嗅到腥味儿似的,八九双筷子齐刷刷、凶狠狠地对准了那盘刹生鱼,眼随手,手叨鱼,三点成一线,不住点儿地轮番进攻。斯文的,不讲究了;高雅的,也忘拿派头了,那大口大口贪婪咀嚼的样子,实属顽童一般。我奇怪,赫哲人的刹生鱼竟有这么大的魅力?竟能使我的文友们忘形?失态?......这时,一位文友突然站起来:“你不吃刹生鱼不行,罚你三杯酒!”真是吃疯了,喝醉了,满桌的人竟都站起来响应,七八双火辣辣的眼都对准了我。好事者真的走过来了,端着一两二的大酒杯,一不做二不休地斟满了酒。“是吃?是喝?任你选!若不然往你领口里倒?衣兜里倒?”好事者的粗野劲儿拿出来了,跃跃欲试。我的天,吃也是一关,喝也是一关,吃生鱼总比喝醉酒强,还是吃吧!我像小孩被大人逼着喝药般的狼狈,小心地挟了一小摄刹生鱼,慢慢地填进嘴里。奇怪,非但不腥,还清淡爽口,像吃炝海鲜似的满口清香。吃顺口了,收不住筷了,我自己竟承包了一盘子。也不知自己有多大的胃,也不知都装到哪里去了。吃高兴了,禁不住感谢起赫哲朋友来:“我好后悔呀,若知现在,何必当初?”满桌的朋友皆哈哈大笑:“谁都得过这一关,我们当初也是这样被逼出来的!到你头上就不新鲜了!”

“谁说不新鲜?天南海北的文友们,有几个吃到赫哲人的刹生鱼的?有几个看到赫哲人吃刹生鱼的?我还得用这招儿逼他们呢!”满桌的朋友又哈哈大笑:“下一回,又说不准哪位文友‘倒霉’了,除非他不来赫哲渔乡!”是的,我这里先给文友们报个信儿:来赫哲渔乡,一是得尝尝赫哲人的刹生鱼,可别像我似的,让赫哲人逼着出洋相。大胆些,勇敢些,包你好吃,包你满意,保证一辈子忘不了赫哲人的刹生鱼宴!




作家刘国林小传:195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1975年以来,创作地域散文1000多篇,先后在《人民日报》、《青年文学》、《散文》、《儿童文学》、《延河》、《萌芽》、《少年文艺》、《北方文学》、《北大荒文学》、《青海湖》、《雪莲》、《四川文学》、《作品》、《青春》、《山西文学》、《厦门文学》、《黄河文学》等全国报刊发表散文作品近600篇。其中《草塘风情画》1984年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地理学会、中国少儿出版社联合举办的《我爱祖国山河美》散文征文中获一等奖,著名老作家叶圣陶之子、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叶至善先生亲自为《草塘风情画》写了读后感。《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分别对刘国林进行采访和报道。1986年,经叶至善先生的推荐,刘国林的散文《草塘风情画》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入小学课本至今,题目改为《可爱的草塘》。

2006年,刘国林的散文《捉蛇记》发表在《儿童文学》元月号上。经日中儿童文学交流协会会长中尾明先生的推荐,该作品被译成日文,发表在《彩虹图书室》2006年第2卷上,成为日本少儿的课外读物,为中日文化交流,为日本少年儿童了解作者的家乡七台河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2013年聘为《中国散文网》专栏作家、《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优酷网》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主讲。2016年被聘为《上海文艺网》签约作家、中国老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会员。2017年被世界汉语文学出版社与杂志社聘为副总编辑,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中国东北分会主席,《作家刘国林作文大课堂》被聘为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理事单位。2017年7月被聘为《今古传奇》签约作家。《中国作家文学》北方编辑部总编。


——★★★——

特邀顾问

秦浦云 叶春秀 程光明

——★★★——

特邀嘉宾

罗满昌   刘宗禄   王喜田

刘丰田   刘文洲   王    丽

——★★★——

特邀诗人

陈贤忠   叶翀飞   葛    霞

陈春玲   唐伯高   张莹嘉

——★★★——

特邀作家

王功梅   胡华军

——★★★——

词作诗人

王凤中   李    楠

——★★★——

视频编辑

哈森云郎(晓月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