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任泉的精、王功权的毒、杨丽萍的痴、孙陶然的苦|《人物》推荐

人物2018-11-04 16:56:15

年少成名,任泉物质并不匮乏,也过了需要证明自我的阶段。现阶段,他希望实现自己的价值,影响更多的人。


                 


封面故事


任老板“进化史”


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一向成绩优异工作机会不断的任泉,忽然一连三四个月没有接到一通工作邀约电话。这让他意识到演员是一个很被动的职业,永远在等待别人的挑选。他突然对未来感到很迷茫。一天晚上睡不着,他下楼散步,在上戏的梧桐树下一直走,走到凌晨三点。回到宿舍后,任泉决定做另一件自己可控的事情来维系生计——开餐厅。


此前任泉在朋友家吃过朋友父亲做的一道特色菜——砂锅辣子鱼。当时桌上所有人都在称赞这道菜太好吃了。而任泉在想,这锅鱼的成本能有多少呢。 “叔叔算了一下,成本大概18块钱,我印象很深。我就想一大锅的砂锅鱼,辣的鱼头,底下带火的那种,卖36块在当时肯定是可以接受的。这一锅鱼再加两个菜,够四个人吃。”那顿饭的过程中,任泉在盘算,如果在一个餐厅吃这道鱼,人均25元吃到这样的特色菜,肯定能被顾客接受且有不错的盈利。


根据预算,他需要十万本金,然而他自己并没有足够的钱。他找到李冰冰,告诉对方如果她投资三万,就可以获得餐厅30%的股份。李冰冰说不要股份,因为她并不看好任泉的生意,但爽快地答应借钱。她问任泉:“你是打算把你大学四年赚到的一点钱全赔了么?”


1998年夏天最炎热的三个月也是任泉人生中记忆最清楚的三个月。那会儿他二十出头,骑着单车,戴着帽子,背着双肩包,奔走于烈日下的徐家汇和静安寺的大街小巷,最后选中安福路上一个毫无商业气息的弄堂——可想而知,便宜是唯一的原因。


在这个位置偏僻的路段,这家店面此前经营过的所有生意都失败了。任泉想到一个营销方案——餐厅一共8张桌子,门口有落地玻璃,他请表演系的师妹来吃饭,将高颜值的女生安排在靠窗的座位以招揽人气。这个招数很管用,开业后餐厅爆满,第三个月就赚了五千块。 “李冰冰没要股份,十几年下来,目前利润积累超过投资额的100倍。她没有眼光,我现在靠这件事情,经常训斥她。所以后来一有什么项目她都要投。”任泉笑道。


严格来说,这是任泉第一次正经的商业探索。但在更早之前,他就展露出了商业意识。念大学时,任泉和李冰冰几乎是班里工作机会最多的,当中有很多工作是任泉自己找来的。比如每年圣诞节,他会接去饭店或公司年会表演的工作。对方给他一笔钱,让他组织一台包括唱歌、跳舞、小品在内的晚会。在这当中,任泉扮演的角色类似于晚会制作人——拿着投资方的钱,招募演员并排演节目。


任泉自己也说不清他的商业嗅觉是如何形成的。但他记得自己从来不像别的小朋友总想方设法招父母多要一点零花钱,因为他从小就不缺钱花。他很小的时候就通过各种方法赚钱。初一时偶然听说有一种最近热销的奶粉,批发价比商场价格便宜几毛钱。于是他真的去拿货, 推个自行车在路口卖奶粉。价格定得比商场低但比批发价高,每周卖一次,一天就能卖掉一整箱。


这样的嗅觉一直延续至今。在成立Star VC之前,任泉开过多家餐厅,蜀地辣子鱼火了15年。他也是明星里第一批自己开工作室的,后来进一步成立上海强盛影视文化传媒公司,投资的《笑傲江湖》等多部影视剧带来了高额回报。



特写


孙陶然 跋涉



从拉卡拉的发展历程看,这可能是这位连续创业者最“坎坷”的创业经历。



汽车分时租赁,一场高门槛之战



分时租赁模式虽然从商业模式上讲得通,但盈利前景不明。并且,行业门槛很高。


创新


王功权:我从未退出商界



王功权细数IDG资本及鼎晖创投期间主导的投资案例,并对当下创投热潮做出直率评点。



创意阶层


孔雀入“冬”



步入“舞者冬天”的杨丽萍,正在把个人成就做成公司品牌。



观念


进城或返乡



两头都占的人生赢家,通常不是和你我一样的大多数,是不是?


 全日本最吵的车



有一个群体,最喜欢在宣传车上用最大分贝的音量夸夸其谈地进行推销。


-End-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购买《财经天下周刊》本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