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吃讲师特辑②走进兰汐

长汐2018-06-13 08:33:31

听说上期吃讲师赚到了不少口水,有很多朋友问我这些小吃的店址,我的确也想给大家一个推荐。但是兰溪是一个小巷子太多无名店太多的小城,我仔细思考一番,发现以我的笔力实在无法直接准确的描述出店址,所以还请感兴趣的朋友私信于我,我们慢慢交流。这期开始我会尽量推荐一些口水名店,不让大家的口水白流。




大饼夹油条算是兰溪特有的一个吃法。油条各地都有,将其创意夹入长条方饼的吃法却不多见。长条方饼就是兰溪的带饼,兰溪话里”大饼“、”带饼“同音,久而久之就分不清楚,也没人会仔细去分清楚了。小时候听林俊杰的《豆浆油条》说这样搭配才最好我都会讶异很久,因为在我的意识里,大饼才是油条的真爱。大饼在炉里烤的香香脆脆,里面的猪肉流油,外面的芝麻爆裂。趁热从边缝撕开大饼,让里面的葱肉干干脆脆的暴露出来,再把刚出锅沥干油的油条放在中间,夹到一起送进嘴。大饼的香盖住了油条的腻,油条的脆又反过来缓解了大饼的干,葱香肉香油香面香,由内而外的香。口感是互相配合的完美,口味也是恰到好处的合适。一口大饼油条就一口豆浆,填饱的不仅是肚子,更是舌头。兰溪卖大饼油条的早餐店很多,老丁肉大饼应该算是时间最长知名度最高的老牌子,但除此之外,许多人都觉得自己家楼下小店的大饼油条百吃不腻,令他乡游子魂牵梦吟。每家小店的确有每家小店的独特做法,大饼的形状、馅料……都各有不同,却都将大饼烤的香香脆脆,也都紧紧抓住了把油条夹进大饼这一独特而重要的吃法。在西安面对食堂单调而油腻的早餐,看着软弱无力的油条,我实在欲哭无泪,这时所谓乡思也是体验的真切。





如果老丁肉大饼在兰溪早餐里的地位是大哥大,那么云翔包子店在兰溪早餐里的地位绝对是大姐大。肉大饼是实打实的料足顶饱吃法独特让兰溪人流连忘返,云翔包子却用小小的个子薄薄的面皮在兰溪早餐的激烈竞争中取得一大席地位。云翔的包子并不能说是兰溪大众的吃法,但这家店却一直红火兴隆,在云山小区从一间房的小店开到四间房的总店,又把分店开到了府前路吸引溪西人民光顾,也算得上是历久弥新的传统老店了。云翔包子皮薄,却不似小笼包薄的剔透,而是将擀皮包馅变成实打实的技术活,生生就把包子包成皮薄汁多,不似上期大包子的厚脸皮,云翔包子的薄皮是它最大的一个亮点。薄皮之内,馅料也大有讲究。其中最特别的一点,云翔包子算是我吃过的包子里最愿意放生姜的一家,去猪肉的膻,也提猪肉的鲜。好吃的包子一般都是多汁的,因为重力,云翔包子的汁会把最底下的那层薄皮压得透不过气,渐渐从白色变成肉色。其实云翔包子的大小一口一个刚好,我却总愿意一口咬掉一半,吸掉最后一点汁,蘸一些香醋,再小心翼翼放进嘴里。刚出炉的包子,第一口烫掉舌头,第二口鲜掉舌头。





以上两口都是早餐的花样,我却非要腾些时间给这碗普通得开不出花样的豆浆。对于兰溪人来说,这不过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咸浆,可去了西安后却发现,咸浆其实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除了咸汤圆,咸豆浆也是我与西安同学无可避免的一个争论点,他们觉得咸豆浆是浆中奇葩,淡口甜口就是豆浆的全部,始终无法理解我口中的豆浆真味。我也暗暗嘲笑他们不懂创新,连酱油与豆浆的化学反应都未曾见过。高中学过这样反应的原理,我早忘了化学老师是如何举出这个最贴合兰溪的例子,却始终记得产物加上一勺榨菜一把葱花的巧妙滋味。上海工作的叔叔说兰溪的咸浆单调,不如上海咸浆里加肉松紫菜虾皮……的丰富,我未尝试过丰富的口味,却觉得单调的就已足够挑拨我的味蕾。咸浆有点像豆腐脑,但我总觉得豆腐脑中间的豆腐永远白白的没有味道,不像咸浆,怎么舀怎么有味道。上头飘着几段香葱,下头沉着颗颗榨菜,用勺子搅动一番再搭配着各种早餐的花样喝,不是这顿早饭的主角,却是这顿早饭缺少不了的底色。




辣子鱼辣子鸡实际上是四川的吃法,但事实上兰溪的做法与四川大不相同。辣子鸡在四川是用油狠狠逼出香来的,在兰溪却又在收汁的过程中多了一些嫩;辣子鱼在四川是用各种辣椒酱辣的人睁不开眼睛的,在兰溪却是用新鲜辣椒把汤都熬得生鲜。如果说其他美食都有多家选择难以一一推荐,那么辣子鸡辣子鱼我就一定会逼着各位去中山路的明亮辣子鱼。三家两层店面,一天六七十条胖头鱼,桌桌爆满次次翻台的红火场面并不是随意哪家店都可以比拟的。明亮的老板有意思,店里不忙的时候就爱与客人聊他做鱼二十年总结出来的经验。他常嘲笑那些吃不了辣点微微辣(这家并没有不辣这个选项:))的客人,“这种辣度是给小孩吃吃的!”做鱼的经验不可能轻易分享与我,但细想他告诉我吃鱼的经验却的确是蕴含哲理的。先喝一口汤润喉,再从头开始解决整条鱼。一条七八斤的胖头鱼主要都是重在了头上,头上其实又都是骨头,先吃了头,堆得满满的盘子少了一小半,自然有胃口也有信心解决下面的部分。顿时把吃鱼人的心理摸得透彻,二十年的鱼,的确不是白做的。这鱼鲜嫩,用筷子小心拨开鱼刺挑起鱼肉蘸了醋刚送到嘴里就化了。鱼肉嫩,骨头却是煮的酥烂的,用筷子轻挑几个回合,稍大块的骨头就散了架了,露出白白的嫩肉。胖头鱼是挑选过的,肉质口感没话说,鱼汤也是鲜美香浓的。隔壁面摊的面劲道,吃掉大半鱼就能给面腾出位置了。热腾腾的面在汤里拌匀,短短数秒就能和这盘鱼融为一体。根根劲道的面粘着鱼汤吸溜进嘴里,口感回味实在无法形容,只能实地体验飘飘欲仙。辣子鸡就比辣子鱼油了一些,奇就奇在这盘辣子鸡所有的油都留在了盘底,鸡肉被剁成小小块,丝毫尝不出腻,有的只有香和鲜。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定是因为当年没有那么先进的做法,都做成辣子鸡就省了这些感叹,定能一口气吃的精光,有滋味也不可惜。





葱烧饼是近些年一直未消失,却有些被遗忘的一样传统小吃。一直未消失是因为做葱烧饼的小摊很多,有些被遗忘是因为像以前一样专注只做葱烧饼的小摊很少。老人民医院门口的这家我从五毛一个吃到了两块一个,始终未减半分对其的热爱。葱烧饼看似在葱,实际上重点却是肉。葱烧饼的葱与肉并不是一开始就混在一起的,是在炉子里经历了磨难才相互融到一起去的。刚出炉的葱烧饼烫手,左手滚到右手,右手再滚到左手。好不容易终于固定下来咬一口,却时常又被烫到了舌头。等舌头的麻劲过去了再来一口,基本就能咬到皮里的肉,肉里的葱,还有逃到口腔里来的汁。葱烧饼的皮也大有讲究,非得是经过炭火炉这么一遭烤得白白的皮肤起了黄黄的圆块才能香脆,与不夹油条的肉大饼相似。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葱烧饼边缘这一圈脆脆烤焦的面,吃葱烧饼的第一小口总是小心翼翼的贡献给它,既感受到了烤炉的热情皮的香脆,又为肉葱汁俱全的第二口留足了时间,吃货基因自小就体现的完全。


亲爹自小对我的培养目标就是能吃,会吃,懂吃。要尝的出活虾死虾才能承认我是他亲闺女。再加上亲娘的菜实在做的颇有水准,到现在嘴越养越刁,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悲哀。私信里有人跟我说看得出我很爱兰溪,却实在看不出我对兰溪的贡献,就觉得我的文章里始终少了点什么。我想之又想这个将兰溪特色体现的完完全全的特辑应该就是现阶段以我能力为兰溪做的贡献了。希望本地看官能跟我一起寻觅兰溪最有特色的美味小店,外地看官能接着口水来这小城走一遭、吃一遭。吃讲师特辑,我们下~期~再~见~~~~

(All By.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