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芙蓉烧鱼的故事(上)

西子情2018-05-15 11:57:50

文 | 修遥

    每年除夕宫里都会备上大宴,从午时一直进行到夜晚,晚宴尤为隆重盛大,结束后臣子再带着家眷回府守岁。

     这些年来,除了老一辈已经退出朝堂的几位老王爷,京城中只有一人不参加晚宴,便是荣王府的景世子,皇上体恤他身子不好,特赐一桌酒席到荣王府。

不过今年,又是多了一人。

要说起来,真是一场闹剧。

午宴过后,皇子公主和各府的公子小姐都在御花园处游玩赏花,云浅月却是因为见到夜天倾对秦玉凝频频献殷勤大闹了一场,又是指着他的鼻子质问又是鼻涕眼泪擦了他满袖子,夜天倾也是被她气得不轻,恨不得离她十丈远。边上站着的公子小姐不时朝他们这儿看来,云浅月却是半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越哭越响,夜天倾的脸却是越来越阴沉,最后受不住其他人看来的或嘲笑或戏谑的目光,竟然说了句“我此生誓不娶你为妻”,这下好了,云浅月瞪着哭得血红的眼睛,气得一脚踹翻了御花园里摆着果盘点心的桌子,然后闯出宫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皇上知道了这件事后,毫不打算怪罪云浅月,只是笑骂了句“这无法无天的臭丫头”,转脸却是对夜天倾发了火,令他立即收回那句话并向云王爷道歉。夜天倾自是憋屈着不愿意,但胆颤于皇上对着他的阴沉脸色,还是开了口,站在一旁的云王爷也是一边抹汗一边应了这太子的道歉。

云浅月出了宫门,已是傍晚时分,霞色铺染天际,京城街道静静,商贩们都早早回了家和亲人吃一顿团圆饭。

云浅月早已收了眼泪,脸上露出幽深莫测的淡嘲一笑,她的父王母妃无论前世今生都早已不在人世,哥哥也远在南梁,呵,这除夕,不过也罢!

 

荣王府的紫竹林里,也是一片宁静。

青裳来到厨房门口,透过帘幕看着里面微微弯着身子一脸专注的身影,轻声开口,“世子,宫里送来了一桌酒席。”

“嗯,放着吧。”清润的声音答道。

青裳微微犹豫,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宫里传出消息,浅月小姐为了太子大闹了一场,闯宫门而出。”

容景似乎毫不意外,轻笑了一声,“知道了,下去吧。”

青裳听到笑声有些不解,总觉得十分奇怪。

青泉看到青裳走来,连忙迎了上去,问道,“怎么样?世子怎么说?”

青裳摇头,“世子只说知道了。”

青泉有些惊讶,喃喃道,“这可真是怪了。”

是啊,青裳心想,往日世子若是得了浅月小姐的什么消息,总是像在发愣不知道想些什么,或是露出淡淡神伤的表情,今日听了浅月小姐为太子大闹御花园的消息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而且好像……有些愉悦?

青泉向厨房张望几眼,压低声音又问,“世子……又在烧鱼?”

青裳随着青泉朝厨房看去,表情有些怪异地点了点头。

图片来源网络

青裳微微叹气,不知世子前段时间是从什么地方得来了这道芙蓉烧鱼的方子,得了之后他竟第一次走进了厨房。这可把她吓得不轻,看着那弹琴写字的纤白指尖拈着油盐酱醋,她总觉得说不出的怪异,怪异中又存着惊人的优雅。

这道菜的做法极复杂,可除了杀鱼之外世子便不让她再帮忙,几十道序法都亲力而为。想起那天,青裳不由觉得有些好笑,那是世子第一次做这道菜,用了整整一天,这一天里,她就和青泉、弦歌和药老一起在厨房门外坐立不安地……立了一整天。

自那之后,世子身体若是好些,有时便会再进厨房,烧鱼也不再用一天的功夫,但每次还是要做整整半日。每到这时,她和青泉、弦歌、药老都会不约而同地站在门外,不过这是被香味勾来的。

世子做完鱼,便把它放进房里,在桌前从午时坐到晚上,也不用菜,只是这么静静坐着。到了亥时,他才会动筷用上一两口,然后吩咐她把菜撤下。

青裳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觉得世子是在等浅月小姐……可是这样等,要多久才能等来呢?等来了,又能如何呢?

青裳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姐,你别老叹气了,小心成了小老太婆弦歌哥哥不要你了。”青泉不明白青裳为何老是叹气,总之世子烧鱼怎么也没有他们的事。

青裳瞪着眼不知怎么反驳,举起手作势要敲他的头。青泉连忙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喊,“弦歌哥哥救我!姐姐要打我!”青裳更是急了,也快走着追去。

青裳青泉走后不久,容景端着一盘芙蓉烧鱼进了屋子,院子彻底安静了下来。

一炷香后,烟花声响起,远处的天空突然绽放出朵朵热烈鲜艳的色彩。容景缓缓推开房门,站在院中,静静看着盛放的烟花,嘴角挂着一抹柔软的笑意。

“不下来吗?”容景依旧看着天空并不回头,轻声开口。

听到声音,云浅月坐在房顶上撇了撇嘴,心想着果然是什么也瞒不住这家伙,便从屋顶上轻巧地一跃而下。

其实本来她只是想在街上随便走走,可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荣王府。看到荣王府门口的牌匾,云浅月不由想起上次来讨要红颜锦的事情,心中有些沉郁便想掉头走,可是走出几步又想过来随便看看,就当是看看紫竹林的紫竹和那个黑心黑肺的家伙被冻死了没有。

可是飞进院中,却是寂静无人,这时突然烟花声响起,她便干脆上屋顶看烟花,没想到就被这家伙发现了。

云浅月站在容景面前,容景静笑着看她,云浅月突然觉得这除夕夜风有些温暖。

她心中一愣,马上撇开脸,“这儿看烟花的风景好。”

话一出口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切了,她这话说的好像是在解释什么一样……

容景轻笑出声。云浅月捏了捏拳头,转身就走,“笑笑笑笑什么笑,自己看烟花去吧!”

容景立马拽住她的手,温声开口道,“既然来了,就看完再走,我也觉得这儿看烟花风光极好。”

云浅月心里还是有些懊恼,手上挣了几下却是挣不开,只好开口,语气十分凶恶,“我不想看了,本姑娘肚子饿了,要回府吃饭,你别抓着我。”

“那正好,我也没用晚膳,药老准备了许多菜,不如你和我一起用吧。”容景不松手,看着她说。
云浅月闻到一阵阵的饭菜香味从房里传了出来使劲往她鼻子里钻,越闻越香,想起药老的手艺,云浅月不由地觉得自己更饿了。

“那好吧。”

容景嘴角微勾,拉着她走向屋里。

 

“那么多菜?就你这种瘦的像个麻秸秆的身材能吃的了那么多嘛?”云浅月看着白玉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二十四道菜不由瞪大了眼睛,就算每道菜量不多只是精致的一小碟,但是加在一起也很多了,她都分不清哪种香味是哪个菜穿出来的了。

容景点头,“你说的有理,我是吃不了那么多,但你能吃的了就行了。”

云浅月嘴角微抽,他是在说她胖吗?不过能吃到这么好的菜她也懒得计较了,她连忙坐下身,看着面前的菜,一边拿筷子一边还是忍不住感叹道,“你还真是有钱啊。

容景在她身边坐下,挑了挑眉,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然如何能买下红颜锦。”

云浅月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转头怒瞪着他,“你什么意思?”云浅月想着她简直是有病,大晚上过来找气受,他是吃准了她爱吃药老的菜所以这样故意戳她痛处逗她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