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后篇」屋久岛与六千年绳纹杉的相遇~森与水的协奏~

旅人昂宝Ane2018-07-10 16:26:29



縄文杉



昭和41年(1966年)绳纹杉被发现的当时,是以发现者的名字还有它的形状被命名为“大岩杉”。凹凸不平的树皮以及向四方延伸的树枝让人感到压倒性的存在。


与传说中七千年的巨树相遇,需要的不仅仅是愿望。



「前篇」屋久岛之幽灵公主的苔藓森林~森与水的协奏~


(这是篇超~~~长文,请一定在WIFI下浏览哦)






CHAPTER 4 魔戒之旅;


第一天美丽的不像话的白谷云水峡,在幽灵公主的森林里就像是提前到来的试炼。

第二天的绳纹杉的攀登简直像魔戒之旅。


一行九人,有人带队,有人掉队。有人沉默不语,有人像快乐的霍比特人一样哼着歌。

旅途即是一切。眼里心里看到的风景,畅饮过清冽的山泉,抚摸过还带有露珠的毛茸茸的苔藓,和身手灵活并且还怀着宝宝的准猴妈打过照面,在深深浅浅的绿色里一直一直穿行。爬过艰险的山路,渡过湍急的溪水,摇晃的让人心生惧怕的吊桥,永远走不到头的小火车道。


万千感慨,从日本时间当天凌晨三点钟开始。


提前一天接到21EC-K发给我的传真,上面写了第二天的注意事项,主要是让我准备好第二天登山物品,告知集合时间和地点还有向导的名字,早上四点在小木屋民宿门口。早午饭的便当已经拜托民宿提前帮我准备好,放在餐厅一进门的榻榻米上。


早上四点登山便当只有我一个人,佐藤一家早上七点取,估计是去白谷云水峡

山庄门外就是高耸的密林


民宿在山沟沟里,门口就是大森林,只有一条路通往外面,以为要走到七百米外的停车场集合。黑黢黢的高大树木把月光全部遮住。


屋久岛上没有熊和狼等等大型食肉动物,人类对黑暗与未知的恐惧,还是深深刻在几万年前的进化本能里。拉紧背包的腰扣打开头灯准备壮胆走的时候,一辆十人座的箱式小车停在了我面前。


司机兼向导是一个戴头巾的中年大叔。车上已经有了三个人,有两个人是东京来的30代OL,一个是还在上大学二年级的道子小姐,有着介于高中生和成年人之间的青春洋溢的脸庞,兴奋的像小麻雀一样说的不停。然后又接了一个男生,还有一对母女,两人各自背了看上去比35L还要大的登山包。最后在安房港附近接到一个短发挂着长镜头相机的女生。


当我们开到屋久杉自然馆的时候已经有很多队在那里等着了。夏季登山所有车只能开到自然馆,然后统一坐巴士前往荒川登山口。登山协助金是白谷云水峡的一倍,1000日元拿到一个杉木牌证明。


朝ごはん


等车的时候打开山庄给我准备的早餐。有饭团,腌三文鱼,煮蛋,饱饱吃上一顿让身体备好能量。日本人的便当都是冰的,不大适合中国人的胃口。为了节省热水,在最后有自販機的地方买了杯热咖啡。从这里开始就没有任何垃圾桶了,所有物品垃圾都要自己原样背下山。

我和道子,埼玉县出身现役女大学生,春假一个人跑遍了九州。


到荒川登山口已是清晨六点,东京出身的向导田中叔叔二十多年前被屋久岛的自然所吸引,辞掉了商社的工作,带着老婆孩子一狗二猫移居到了岛上做起专职向导。看上去很可靠。话不多,都能说在要点上。


做好伸展运动后,6:20清晨开始了一天的徒步。


高度计显示的是海拔320m,我们的目标是1310m的绳纹杉


真的像魔戒的故事一样,从霍比屯出发的佛罗多集齐九个陌生伙伴一直走向末日火山的故事,只是我们的目的不是销毁魔戒。


大概我就是故事里快乐的园丁山姆。


无论现实世界如何绅士淑女,入山就要遵守山神的规则。


佩服在很多旅游博主看到的美好照片,带着仙气的长裙和完美妆容不像真人。在湿气大到饱和的初春登山,不穿雨衣的话身体热量会流失的很快。

只涂了防晒,同行的女孩子们也都是素颜。

真心享受饱含负离子和水汽的森林spa。

而且我们没有停下来凹造型拍照的时间。


一定要在中午前后步行11km山路到达绳纹杉,不然回程可能会赶不上最后一班巴士返回自然馆。


出发


小火车偶尔还可以开

荒川登山口其实在几十年前是一个车站,在明治大正年间,山里有人居住,小火车轨道一直铺到深山里,伐木工集把木材运下山,把生活必需品运山上。


走过唯一的隧道。太阳在群山之间升起。

从荒川登山口出发我们一直沿着火车轨道步行,总长约为8KM。


向导田中在率先过吊桥


和其他队伍相遇


山上的规则是下山的人要避让山上的人,速度快的队伍优先。我们的小分队田中叔叔打头阵,后面跟着母女二人,再后面是女孩子们,最后男孩殿后。


说是小火车道,其实还是蛮危险的,徒步的时候不能东张西望一定要看清脚下,有好多吊桥没有任何扶手,只是木片铺成,下面是几层楼高的湍急山溪。向导说大家一定要走好,不然这就不是摔的疼就可以了事的了。(“落ちったら痛いじゃ済めないぞ。”)




留心脚下



在溪水流淌的山谷中穿行




像这样的断木到处都是,採伐的遗迹,和其他树木不同,杉树只要断了就不再生长。但是由于树干油性很大不会腐烂,只要有苔藓有雨水就会孕育出的生命。


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小杉谷集落遗址。在当时有五百人以上的住民,小学还有操场和校舍。当年屋久杉不允许砍伐以后就没落了,所有的人都搬到山下,连房屋的石砖都拆下山,最后留下的东屋作为登山客的歇脚处。



中小学校遗迹

屋久杉纪念碑

杉树是一种年轮致密的树,十厘米左右的直径就要长几十年才长出。到处都是被採伐断的千年巨木的痕迹。只有超过一千年的杉树才被称为屋久杉,小于一千年的都叫小杉。



这是一棵採伐下来的断木



屋久島椿(林檎椿)像苹果一样艳红。


我去的时候并不是花开的季节,山樱还有十日才开花,能看到的只有早春飘落的椿花还有星星点点长在苔藓上的可怜的小白花。


大五加葉黄蓮是屋久岛的特有植物。



 这是一棵长在苔藓上的小小小小杉树BABY,千年后你也会变成参天大树,请记得我。

偶遇一队伐木工,在整理危险的树枝和步道以防登山客遇险。


三代杉

三代杉的形成


二代杉的下方空间很大可以让小鹿一家避雨了


小火车道感觉走也走不到尽头,走过了一条又一条溪水,相似弯道不知又出现了几次,两个东京的小姑娘说看得最多的不是风景而是脚下的小火车道的木板。


很少有机会自拍,重要的不是风景里的“我”,而是“我”通过肉身把心灵放空在绿色遍野的山林。



仁王杉(阿形)

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对儿杉树一个叫做阿,一个叫做訇,像两座金刚一样守在山门,就像圣殿的结界,有一天訇树轰然倒塌,只留下形单影只的阿树。




CHAPTER 5 大株步道;



从荒川口出发急行军两小时后这里就到了大株步道的入口。意味着8KM的小火车道的结束。这里有着山上最后一次的用洗手间的机会。我摘下冰岛羊毛发带,戴上防晒的登山帽,把登山杖拿出来做最后的休整。田中叔叔说从现在开始,就是本格的山路了,真真正正的要手脚并用爬山,大家调整好呼吸以后再次出发。


30・20・25


在登山路开始的短短五分钟后,在我们一队人乘之字形山上的时候,70岁的老人家力不从心,从两米多高的斜坡上一下子滑倒到了我这边。让她慢慢起身正准备扶她的时候,她又向下滑了40cm,我们几个把她扶到了山路上。田中叔叔说哦卡桑您的体力还有很多我知道,但是在登山的时候由于疲惫会导致平衡感变弱,这是很危险的,您还是在下面吃中饭等着我们吧。母女只得同意,田中把她送到大株步道入口的休息区再折回。女儿跟着我们继续攀登。



山路艰辛,没有“蜀道难”也没有“鹰飞倒仰”,更不是中国的名山大川那种一阶一阶砌成的宽大石阶。都是穿着保护脚踝的登山鞋寻找着力点,在树根和树根之间时而跳跃时而攀爬的难走山路。有的地方绝对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小心也不为过。相机紧紧的绑在胸前,在保持平衡的前提下跟上前人的速度。

75度的斜坡还算是好走的一段


翁杉,又一棵老爷爷级别的树,在2010年的某一天深夜自己折断了。


著名的威尔逊株,树的里面有个小小的神龛,地上有溪水流过。


就连树洞都是❤️的形状

姫沙羅(ヒメシャラ)

屋久岛不仅仅有杉树,还有很多伴生树,这种美丽的红色光皮树叫做姫沙羅,杉树和杉树之间会生长连在一起,但是她和杉树之间即使缠绕着也会保持一丝的距离。

日本的百山名选,屋久岛最高峰宮之浦岳(1936m)

像不像寻找头的荧光巨人


本尊


登山路开始最难走的地方走过一个小时以后终于可以休息下吃午饭了。找了一条小溪边让大家坐下来吃便当。累到话也说不出,好想晒到太阳,我选择坐在了溪流中间平缓的礁石上。正午阳光暖烘烘的照在背上,田中叔叔从他的大背包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两大桶热水给每个人做了热乎乎的味增汤,就着汤把便当三两口吃完。

光景太美,我又太累,溪水在阳光下蒸腾出肉眼可见的雾气,自己的眼睛也要变得朦胧不清。

Anna与汤

隔壁队伍还有热乌冬吃,大叔笑着说一碗一千日元哟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估计读者们留给我的耐心已经很少,那么先卖个关子吧。


つづく


敬请期待


「終篇」屋久岛的赠礼~森与水的协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