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诗视界〡短诗铺子第 [035] 期

诗视界2018-11-08 08:42:04

诗视界

选稿:林荣 红力 田法 雪儿



石像

[陕西]月窗


被砍了头的唐朝官员

还是恭恭敬敬地

双手把笏板,举在胸前

有时候下雨

有时候下雪

有时候旁边的桂树叶

落在脖子上

有时候,一只麻雀

卧在脖子上

更多时候

游人站在它身后照全身照

这时

它才微微挺下腰


品读:

恭恭敬敬把笏板举在胸前的“被砍了头的唐朝官员”,究竟死于什么原因,死于“忠”还是“奸”已无关紧要,已不再被人关心。无论其死于何者何因,在与它合照的游人看来,都只是一个“道具”而已。


在诗人月窗的这首诗里,“石像”是历史的缩影,是某种身份和权势的象征,是等级尊严的形象展示,同时也是一种勘破:历史跌宕浩繁,轰轰烈烈,也如烟如云,人之于名利的追逐,及至为官为仕都不过是一时风光,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昙花一现尔尔,终会被时间的河流淹没,归位于自然之道。这是此诗予我的悟道之一。


前面9行既是诗人对于眼前之景之物的自发陈述,也是“有意为之”的铺垫,我个人以为,诗人此诗的着力点当是结尾四行。仔细品味,这四行诗实在是具足了某种讽刺的意味。当游人站在石像身后拍全身照时,“它才微微挺下腰”,无疑,这样的诗句来自于诗人主观上的诗性想象,但这想象也来自诗人对历史和人性的深层体会和认知。石像并非石像,石像是史,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剧……


诗如针眼,肉身穿过,别有洞天。诗人月窗这诗背后的“洞天”有雨雪和秋风扫落叶的苍凉,有试图挺起腰身来的悲哀,着实令人感慨!(林荣


双手执笏是清朝以前官员立于朝庭之上参政议政的标准站姿。是古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价值观下读书人最大的荣耀。而今再去审视当时那些君君臣臣的政治规则,已然褪去了昔日的光环,石像持笏终日与风吹雨淋落叶麻雀为伴的落寞,荣光乎?卑微乎?借诗者对历史的思考,让一个石像的时代烙印发言。(江莲子




科隆大教堂

[四川]失业猎手


八角型尖塔高耸

六个世纪

入云,入科隆的象征

科隆是一扇彩色破[玻]璃镶嵌而成的窗子

中世纪的窗子

至今打开

柔和而暗淡的光线

至今抚摸着


宗教的科隆

科隆大教堂里

天使要晒太阳

礼拜仪式

要晒太阳

圣母玛利亚

晒太阳


品读:

我个人以为理解这首诗至少要抓住诗中两个关键的“点”:一者是“中世纪的窗子”;一者是“要晒太阳”。这两者一个是客观存在,一个是主观需求。诗人借助客观与主观的呼应构建起了一首诗(看似轻松,却是很需要功力的)。


中世纪是西方历史中极为重要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阶段,尤其宗教史对于后世的影响极为凸显。要晒太阳的何止是 “天使”,何止是“礼拜仪式”,又何止是圣母玛利亚,更有那些身处阴暗中的人们和他们潮湿的心。


诗人借助其语言天赋和想象力,加之其机警而朴素的人文情怀为我们带来了一首抚慰之诗,让我这个有缘分的读者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悠长的怀想。(林荣


从一幅简笔画入手。语言敏锐如路边的速写者手里的笔,瞟一眼,就“沙沙”地把科隆大教堂的独特的建筑特点与历史落于纸上。突出一个窗子的彩色玻璃,给一幅简笔画赋予色彩,赋予唱赞美诗的人们以色彩,以希望。这是一个温暖的书写过程,充满了对众生的热爱。

从第一段的感性过度到第二段的理性。书写的急转弯源于诗者对宗教的深层思考。且贵在不说破。于是,诗者同样赋予天使圣母玛利亚以温暖与光明。(江莲子




连阴雨里的问候

[洛阳]李军伟


站在城市的一角,细数人流

想碰上谁问一问

这天,还能种上麦子吗


品读:

每个人活着,都不是孤立的,都不是单纯地生存,而是寄身在一个无形而庞大的链条中,这个链条上有自然的部分,也有非自然的部分。没有谁可以脱离自然,也没有谁可以脱离非自然。只有当这个链条上自然和非自然的部分形成良性联动时,人才是最有幸福感的。唯有天人合一,那才是真正的大美之境。这首诗让我读到了一种休戚与共的情怀,读到了一种温暖和深爱。短短三行,无需修辞,真心善念足矣!(林荣


关注的焦点适宜放在第三句。“这天,还能种上麦子吗”,简单的一句问话,真诚,朴素,暗藏焦虑。身边就有这样的朋友,通过个人的努力来到城市,却时时不忘留在农村的家人。经常在某些节气念叨起农事。他们虽背井离乡多年,却不敢忘记养大了他们的土地、交足了学费的麦子,还有为此而劳顿的父母。这样书写真情,不需要技巧。(江莲子




在林间

[湖南]天晴了


一只松鼠

从一棵小树身旁穿过

这只是件寻常的事

但是,若松鼠正好在小树下

停下了脚步

若小树低头的瞬间

忽然遇上一双流水般的眼睛

若他们的眼眸里

同时有亮晶晶的星星闪现

哦——

别停驻,也别挽留

这隐秘的欢喜


品读:

说实话,我确实被这首诗吸引到了,吸引我的是诗人对其想象力的诗化呈现,当然还有这呈现背后所饱含的对于自然万物的爱。这首诗灵动,温暖。一个富有童心的诗人,而童心又是多么金贵啊。


这首诗如果去掉“只是……但是……”这样的主观性的句式,去掉“别停驻,也别挽留”主观强行植入,或者狠狠心后三行都拿掉,是不是会更好呢?(林荣


诗意的灵感有时就来自生活的一个细节一个瞬间。诗人都有一颗敏感的心。林中偶遇一只松鼠亮晶晶的眼睛。这隐秘的欢喜,想想也是美好的,干净的。(江莲子




阳光也是可以生锈的

[河北]吕游


阳光也是可以生锈的

也会沿着钢铁变成粉末

和腐烂的尸体没有太大区别

太阳也是一堆炉火

殆尽青春般的光芒生出老年斑

一想到这些我就会流泪


眼泪也会生锈

也会因为疼痛和绝望

锈成泥土

我的悲哀恰恰来自

会生锈的心

一朵桃花难逃凋谢的命运

它照亮的晨星像五角的碳火

正在熄灭


锈迹也会传染的

像菌斑沿着身体一点点滋生

还有尾声在传递

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


品读:

这首诗我不做解读,懂得的人自然懂得……

但其实这首诗的解读空间是很大的,它不应该被局限于某种狭义上的理解,它甚至具有某种普适性——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太阳,但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一个东升西落的太阳。

诗人吕游是一个写作相当成熟的诗人,高产优质,期待诗人更多佳作。(林荣




爱如小恙一场

[山西]七朵


1.

我站在四月的花枝上,仰望阳光

除了风,只有你知道

我的等待,多么荒凉

等你以春天的名义,揉碎我所有的悲伤


2.

也许一只鸟的飞起

让我知道影子如何孤单

如何以惊鸿一掠

留下寂色如洗


3.

趁着夜色淋漓,我开始

卸下,积蓄了一个春天的泪水

一切都是干净的

如同  我爱你


4.

那些风寒,

搅拌成一朵花的妩媚

斜插入鬓

我穿着洁白的衣裙

站在洁白的月光下

站在起点与终点之间

心有所依


品读:

首先,我很真诚地祝福诗人保有一颗充满青春活力的诗心。青春,活力,美好的爱,真让人艳羡。

然后,我也很必须并肯定地说,诗人是有一定的语言功底的。

再然后,我要说:从语言艺术角度言,这首诗似乎还有着比较明显的青春期色彩,表达上不够及物,不够细节,尚缺少直抵人心的冲击力。

建议诗人在陌生化写作上多多用心体会!(林荣




诗人

[安徽]老七


可以确定,他是一个优秀的诗人

他的朋友圈里什么都卖

有珠宝首饰、清洁用品

有小米、黄豆、芝麻、香油、红枣、绿豆

还有他亲手制作的牛肉酱

和自己编写的诗集

我也是他的顾客

买两瓶除污剂

送一本诗集


品读

读了这首诗,真真的让我的心一下子五味杂陈起来,不知怎么一下子想起了那句话:饿死诗人。

哎,啥也不说了,说啥都是多余的……

还是忍不要说一句:这是一首好诗,一首口语化的好诗。(林荣


一个优秀诗人的庸常生活。列举生活的琐碎,销售物品繁杂到阅读疲劳,突然在最后一行出现一本诗集,像是在日常奔波中抬起头的微微一笑。这一笑,让读到的人,心里一酸。所以所以,我有强烈的欲望想拿掉中间“和自己编写的诗集”这句。让他自己编写诗集的事实最后一刻抖出来,击中我们。(江莲子




在人间

[甘肃]青柠


我喜欢让热烈更热烈,也喜欢

使冰冷更冰冷。我没有草木的情意

却恋着这繁华的人间


夜晚是一面镜子,照见——

星星,月亮。是我远道而来的故人

白天是一道门,我推开——

生老病死的人间


我有山川河流的骨骼

也起伏过。现在平静如一杯水


我把自己分成四个季节

又匀出12个时辰

现在我闭目塞听,像允许哭泣一样,允许

风云雷电在子时穿透


允许它们

在亥时之前,或者之后

穿过我,并结束我


品读:

这是一首具有比较强烈的抒情色彩的诗。应该说,诗人的写作视角是开阔的,诗句也有一定气势和魄力,能看得出诗人精神世界的修为高度和厚度。但从诗歌技术角度而言,总体觉得主观植入的成分偏多,大词或者比较抽象的词比如人间、季节、夜晚、山川河流、时辰等等出现的频率偏高(当然,诗歌并不一定要排斥和拒绝大词,只是需要更为恰到好处地运用),客观呈现的不足、细节的缺失让这首诗离我心目中的好诗还差了那么点点的距离。(林荣




包头钢铁城诗社

选稿:于学涛



仰望时,包克图又暗了一次

[内蒙古]马端刚


抵达你的途中

在繁花经久不息的掌声里

燃烧着快感,腾空而起的

不只是蝴蝶与旗帜

灵魂的冲动生出翅膀

飞翔在阴山,繁星散落天际

树梢有我隐藏的秘密

蜕变,断裂

从缺到圆,打坐的湖水

像镜子,心与心交集时

融化,破碎的美

把遥不可及的梦抚摸

乌云背后,我喜爱的月光

跌入深渊,被你饮而尽

记忆的债,回到模糊不清的唐朝

递进的琴弦,在不安的夜色中

池塘里,小桥上,深爱的眼眸

一只鸟踩断的枯枝

让流水多绕了几个弯

当烟花盛放时,我喊来夏天

喊来剪碎的时间

盛大的孤独升腾,降落

仰望时,包克图又暗了一次


品读:

好一首意象纷繁的诗啊,诸多的意象让我目不暇接,看的我眼都花了(本来就已经老眼昏花啦)。另外,这首诗节奏很快,快的让我都反应不过来,喘不上气来了……


还是回到意象上来说诗歌的事儿吧,一般来说,诗歌的确需要靠意象说话,但好诗真的不是仅仅依赖于意象。意象纷繁密实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要有内在的逻辑,那个隐秘的逻辑链条是好诗的“秘密”。


这首诗忽然让我进一步意识到:意象使用的频率和诗歌节奏之间似乎真的有着必然的关系。适当的意象似乎是适当的节奏的充分非必要条件?我在这里先打个问号吧。在这里感谢诗人马端刚的这首诗带给我的思考。(林荣




郁孤诗社

选稿:天岩



青海湖

[江西]殷红


青海湖的湟鱼,长势缓慢

青海湖养的雪山和天空

长势更慢,去年这么大,今年还这么大


有一样东西长势很快

青海湖的孤独和寂寞

一个夜晚,就漫过了天际,这化不开的蓝


回到内地已经很久,我的灵魂

还在青海湖边跪着,头顶太阳的香烛

卓玛的歌声一直在耳边回响


品读:

简练直感,优美略带伤感的抒情。对于《青海湖》这么大的题目而言,这首诗选材和切入的角度好,真心服气!点赞!


第一节和第二节的对比式书写很容易感染读者的情绪,而第三节更是将情感引向了深处的漩涡:“我的灵魂/还在青海湖边跪着,头顶太阳的香烛”,非常大胆的想象力!


读至诗的结尾处,仿佛卓玛的歌声真的在耳边回响着。好吧,与其说卓玛那空灵而情感浓郁的歌声那么富有穿透力,莫若说诗人殷红的这首诗更富有穿透力。(林荣


分别从慢与快的角度阐述对青海湖的归属感:慢得像一成不变的静物画,快得像一把抱住一见如故的老朋友。这一快一慢的冲击,波及到一个灵魂的跪伏,何况,此时又有卓玛的歌声。这样来回味曾经到过的一个地方,有新意,且绕梁三日(江莲子




渝水诗刊群

选稿:泣梅



僧衣

[河南]木隶南


穿起来是一层皮。挂起来

就是一口钟了。如同灰尘心安理得地覆盖——

它不随意发出回响,

除非有落寞轻轻击中它。


它是水,站立在那里。

我们经过它时,总想从中取走波澜。


它可以很干净,在斑驳的墙上——

与俗世的灰暗相比,

只不过多磨亮了一根钉子。


品读:

“僧衣”是“钟”,是“水”,是“钉子”,如果没有诗人木隶南的这首诗,我对于“僧衣”的认识可能依旧是肤浅的。

“钟”,“水”,“钉子”,这三个意象,其实分别代表了不同的人生状态和精神风貌,它们集体演绎了一个词:风骨。

意象的流转,让一首好诗那么生动,那么富有启示性。(林荣


写禅诗者众。这首诗歌贵在巧妙地避开传统的寺庙,钟声,经书,僧人,沙弥等常规的切入点,选取“僧衣”这个更平常的物件来喻指“修行”的具象,切入角度独树一帜。

语言朴素、平静、节制,与大音希声的旨意相得益彰。最终,一个“亮”字点石成金,让整首诗瞬间焕发出“登岸弃船”“的意会无需言传的深意。(江莲子




一只掉在身上的蚂蚁

[重庆]泣梅


他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

怎样落到身上的


孤单的蚂蚁,沿手臂

一会左,一会右

活像这些年迷茫的自己


他没有拍掉它,而是

低下身,把手搭在台阶上

一动不动,看它错错对对

缓慢,而又匆忙地爬回地面


品读:

诗人写到:那只“孤单的蚂蚁活”“像这些年迷茫的自己”——万物即我,我即万物。悯人即为悯己。

最后一节,诗人着力于呈现细节,增强了整首诗的感染力。


这首诗使我想到有的诗冗长而不厌其烦地诉说或抒情,但却并不能令人心动。此诗只有短短的三小节共九行,诗人以第三人称的克制的陈述,传达出了丰富的、更为内在的心灵体验。(林荣


方向是一个没有表情的词语,找不到方向的蚂蚁和人同样迷茫。如此来看,人也是蚂蚁。类比的意义,在于唤醒或激活两种毫不相干的事物之间的联系。而诗人的工作就是找到并呈现它。很明显,“活像这些年迷茫的自己”一句暗渡陈仓,成功地实现了由此及彼的引渡。(江莲子




诗歌田园

选稿:淡淡妆



我一生都在做相反的事

[辽宁]暖暖


我躺下又坐起,睡眠也失眠

走出去多远

都要按原路返回

由爱生成的恨,已在秋风中凋零

记忆的刻痕一天天变浅

紧握的拳头

开成百合花的手掌

我为健康备好药片

为欢笑备好眼泪

我半生爬山,半生下山

我为生准备了死

也为死,准备了生


品读:

这首诗写的直接、明了而通透。直澄其心,直达其情,直抒胸臆,诗人暖暖从一首诗里就已经参透了人生百年啊。

人生本就是辩证法:爱恨交织、起起伏伏、生死相依。这首诗其实也也隐含着原罪说,也有自省和自审。

但我个人还是偏爱那种更为内敛、更为细节化呈现的表达。(林荣


指示一组组反义词对撞,火花迸发处显现生命成长的智慧。这样硬碰硬的写作手法本身没有新意,好在最后一句突然发力,给“一生都在做相反的事”的主旨提供了最有强有力的论据。(江莲子




下雪了

[河北]石英杰


这场雪下得很慢,很轻

下着下着,沟壑被填平

下着下着,下白了我的头顶

也下白了仇人的头顶

小城车水马龙,雪继续下

下到最后,能白的全白了

我和仇人之间

剩下的全是雪,那样白,那样干净


品读:

江湖一笑泯恩仇。世人如皆有一颗白雪之心,这世间何以会有仇恨,人与人之间又何来会有分外眼红。

一场雪下在了车水马龙的人间小城,也下在一颗渐渐豁达而澄明的心灵之上。

这是一场自然之雪,也是一场心灵之雪。

没有技巧就是最好的技巧。此诗写的轻松而节制,一首举重若轻的佳作。(林荣


最后一句“剩下的全是雪,那样白,那样干净”让我联想到《红楼梦》里宝玉的收场:“只见白茫茫的一片旷野,并无一人”(程甲本)。大观园里盛世繁华才子佳人终也是一个“散”字终了。小诗干净,没有大词,虽也提及喧嚣的小城,读着读着,也跟着入了静,心里居然只记得一个“下”字和一个“白”字,了了几行,写活了一个街景,写活了一个人生大道理。(江莲子




诗人

[黑龙江]指尖流年


小说家局限在叙事的框架内 

而我越来越不喜欢框架了 

我喜欢跳跃,像猴子一样 

从这一枝头到那一枝头 

我在明亮的叶片和野果子之间 

对于我来说

小鸟的翅膀是我的偶像 

而不是鹿和上帝 

我在蝴蝶的内心之中搭建房子 

我读懂一颗流水的秘密 

就像你的爱,甚至不必写下来 

你抚摸着你的猫,世界安详 

抚摸里,一些人死去

而另一些人活过来


品读:

这是一首诗人自画像。多可爱的描述,多可爱的诗人。

说是自画像,但诗人并不局限于雕刻自己,并不把自己固定为某种形象,因为诗人不喜欢框架,不喜欢被束缚。所以,我看到了一个,看到了一个长着小鸟的翅膀,住在蝴蝶里像会飞的猴子一样的通灵术、有爱心的诗人。

诗人写的灵动而活跃,又不乏深刻的思考与字里行间,意蕴丰厚。这种写作手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盐溶于水,会给有缘的诗歌写作者有益的启发。(林荣


诗是诗人的玩具,一个人的乐园。有人玩得深沉,有人玩得像个孩童。一个和猴子小鸟蝴蝶以及野果子玩耍的内心必定是和平干净的,即使不得不面对死亡和怀念,也安静地像面对抚摸猫咪掉落的猫毛。明快的表情下看见一条灰暗的尾巴,嗯,这就是生命,再温暖可爱的猫咪,也拖着这样一条尾巴的。面对它,接受它。

至此,我看到的,是一个保持着欢快童心的安静的成年人。(江莲子




诗客厅

选稿:酸酸甜



沙枣树

[甘肃]非可


秦小北的右面是我

我的右面是沙枣树


冬天来临的时候,有一个冷起来

剩余的两个,也会慢慢冷起来


品读:

非可的这首诗写的“冷”,但更让人感受到了暖。那种源自生命深层的暖。多好啊,人与人之间,人与万物、与外界之间原本是可以没有隔膜的。


写作是经由个体生命对生存的探索,一个严肃认真的诗者通过写作来寻求生命经验的本真,探索书写方式的创造性和独特性。我想,这首诗便可能是诗人基于此的诗写实践。这首诗,我记住了,也记住了一个诗人的名字:非可。(林荣


一棵沙枣树与两个人。道具越简单的场景,越能凸显人的内心世界的丰富。留白巨大,就描绘一个剪影,寒凉里互相陪伴的两个人。沙枣树品性坚忍,耐寒耐旱,以沙枣树隐喻,彰显坚贞不渝的意义。(江莲子




霜降之于深秋

[浙江]酸酸甜


存着很多人的号码

来来回回拨打的也就几个人

一直想拨打,却不能按下拨号键的号码

始终沉默,一如故乡的南山


除去有血缘关系的,我都归划为注定

仿佛桃花之于春风,白雪之于红梅

这样的名词组合可以排满很多张纸


重要的是,最后一定得写:你之于我……

注意,六个小圆点一定要紧跟


品读:

“你之于我……”后面的这个省略号,诗人不说,我也不说,因为说出来就没有那么神圣了,就没有那么神秘了。正因为神圣,诗人才不愿意也不能轻易去打扰那个“你”,也正因为神圣,才会有更多的神秘感不断在心目中孕育而生,神圣与神秘二者交互而生,成为诗人内心深处的“诗”,也成为一种大爱之爱……


这首诗的题目取得好,有诗意,有深意,达到了诗人的导引阅读之目的,很聪明的人啊——酸酸甜。(林荣


通篇读完几遍后,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填空题的答案。“你之于我……”之后的六个圆点的选项就是题目“霜降之于深秋”。与自己击掌一次!于是又找到更多相同的类比,“桃花之于春风,白雪之于红梅”,都是君子好逑一样的般配。由此判定这是一首情诗。霜降之于深秋,刻骨铭心如深秋里绽开的一朵霜花。这样委婉地表达情感的,唯有诗人。(江莲子



[035]期急诊室

本期坐诊

红  力(简称红方

黄药师(简称黄方



幻境

[内蒙古]墨白


水桶无数次抛入井底

圆月被无数次装入桶中

咣当,咣当

水桶砸着井壁,车轮碾过铁轨


父亲汲了一辈子水

也没有把圆月挑回家


红方诊断:用意象造境很成功,立意也很好。把父亲辛苦一辈子却无收获表达得很诗意。

黄方诊断:一是联系牵强,有杂质。“咣当,咣当/水桶砸着井壁,车轮碾过铁轨”,

恕我眼拙,没看出与打水有什么本质的联系。二是诗意不够深入。只说出了一个常见的现象,和生活现场之间缺乏必要的关联。三是题目不当,正文也不够点题。

红处方:继续努力,多发现更新的诗意。离诗视界的收购标准很接近了。继续增肥,以达标。

黄处方:去杂留纯,寻找诗意和生活的内在的关联,让诗意向内部滑动,增加张力,换个恰当的题目。




投稿

[河南]袁文章


公交车停下

一群人伸长脖子向上挤


前门关闭  最后上车的人

被卡在门中间


他竭力呼喊挣扎  直到

肉体退出  灵魂闯进去


呼啦  后门裂开

从车上掉下来一个

提前上车的人


红方诊断:借一个生活现象发现隐藏在现象背后的诗意,这是一个诗人应有的敏感。诗本身可以提供多种理解。但题目限制了诗意的多重解读。

黄方诊断:题目不会真的是《投稿》吧?有点莫名其妙。诗写用力过猛,比如“他竭力呼喊挣扎/直到//肉体退出  灵魂闯进去”、“后门裂开”等,不够自然,有刻意造作的嫌疑。缺乏升华诗意的点睛之笔。只描摹一个生活场景,缺乏融入主观的思考。

红处方:建议修改题目。

黄处方:建议修改题目,选择符合事理情理的自然表达,融入对现象的理解,增强诗歌的启发引导意义。




罪人

[上海]非鱼而渔


我有杀伐之罪

捻死过手无寸铁的蚂蚁

不止一只

捅过马蜂窝

让一群携带军刺的捍卫者

丧失了祖国与自信


我过于贪婪

囫囵吞枣。电过鱼

企图灭绝一个物种

烧干一条河流


我以戴罪之身

夕阳下散步

惊动过一只野兔

它惶恐的像书面上的野兔

逃避我,就像逃避死神

不能怪它。我是罪人

想放下屠刀

更想守株待兔


红方诊断:立意,切入角度都很好。但诗歌语言应该还可以再锤炼。

黄方诊断:用词高蹈,比如“丧失了祖国与自信”、“企图灭绝一个物种/烧干一条河流”等大词,都让诗显得浮躁,虚空。诗意过满,收句过紧,而让外延不多

红处方:精打细磨,才能完成一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

黄处方:用高射炮把“高蹈的表达”打下来。相由心生,看到的即是心像。人是罪身又是受罪身,结句不必收紧,放开即可。




一道铁栅栏有多大作用

[广东]李冬平


两条废弃的铁轨

像岁月遗落的两根盲肠

扯直了卧于城市的喧闹中

有人若进站的列车在铁轨上缓行

有人如自由的风穿越铁轨昔日的呼啸

阳光举着祥和


一天, 树叶哗然

一道铁栅栏在路边耸起

视线被切割成碎片

习惯走捷径的人蝉鸣样焦躁

有人把愤怒砸向铁栅栏

更多人选择绕行,撒一路抱怨


没几日,不知谁偷来豹子胆

于夜间除掉两根栏杆

露出张大的鳄鱼嘴

于是,总能见人被吞进被吐出

铁栅栏冰冷着脸


一次,一个胖子嵌入其中

进退两难,一个劲地喊痛

“救命”的呼叫声如火车汽笛

撕裂城市的上空

让人不寒而栗


红方诊断:已经有了诗意的发现。应该还有更诗意的语言

黄方诊断:结构不够紧凑。比如第一小节,无关主旨的铺叙过多。选取意象不准确。既然题目是“一道铁栅栏有多大作用”隐喻生活的某种现象,那么选取的意象更应该精准鲜明有力。

红处方:进一步打磨语言,提高表达的效率和效果。

黄处方:试着把表达凝练一些,不妨直奔主题。合理选取意象。比如“废弃的铁轨”,为了增加诗意的力度,就不应该废弃,让危险反衬铁栅栏的阻碍作用。




度日

[辽宁]西征


生活越来越少

光凭发呆

也能好好度过一天

阳光一如父母

一如故乡,不是一个,而是众我

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开花的田野,在头顶盘旋


红方诊断:有些意象的选用还有待改进。意象运用不合适会显得空泛,缺乏感染力。

黄方诊断:主旨不明。你是想说明生活的“阳光”处处有,还是想说生活的庸常?比喻不恰当。“开花的田野,在头顶盘旋”看不出你想传达的意义。

红处方:在意象运用的精准传神方面多下功夫。

黄处方:明确主旨,找出事物内在的本质,让比喻合理传神




疯子

[陕西]王凤飞


和平广场的

一群鸽子在捡食

面包屑,谷粒

人们

在安闲地看书,读报纸

带着耳麦听音乐


突然

一个绅士模样的人

发了疯

将手里的手机抛向空中

高喊着

为了黄金

石油!

轰炸!


红方诊断:一首很有趣的诗。诗的隐喻有丰富的内涵。

黄方诊断:此诗为读者描摹了一个生活场景,试图通过对比而呈现诗意,但由于缺乏必要的铺垫、个人的理解和思考,而让诗意贫乏缺少内涵。

红处方: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进入急诊室的诗离短诗铺子已经很近了。

黄处方:诗不是简单的生活临摹,关健要在里面或影射或暗喻或回应些东西,让读者受到引导和启发。所以此诗增加些铺垫关联生活环境非常必要。




上坟

[河北]康书乐


隔着一层厚土 草丛

我在心室里烧纸

让光与火直达灵肉

驱一驱地下的湿气


这些年,他们从土里刨食

也刨出一块藏身的荒地

一旦入住 就不再管理

庄稼与草争抢露水的是非


一直没有扶他们出来

晒晒太阳 或者在旧址上

清除一些潜伏的虫子

账本越来越厚 我不知该怎样

勾画掉人间的欠条


我跪下 低头 把纸点燃

一张又一张,加大火势

让火烧火燎的疼,深入骨骼

让枝头久久不语的乌鸦

替我叫出声来


红方诊断:是一首有想法的诗。但仍有打磨的空间。

黄方诊断:此诗从文本上看思考与细节相互渗透,没有问题,诗意是对亲人的愧疚和思念,但由于里面的杂质冗余太多,表达缺乏抵达诗意的能力,比如“一旦入住/就不再管理,庄稼与草争抢露水的是非”、“清除一些潜伏的虫子”等看似关联其实于诗意无关;又如“账本越来越厚/我不知该怎样//勾画掉人间的欠条”等,什么“账本”?缺乏必要的生活铺垫关联,而总体让人读后有软绵张力不够的感觉。

红处方:艺术创作靠灵感。但表现灵感还要靠技艺。

黄处方:再精练表达,去掉无关的延伸,增加些必要的生活关联。




父亲的烟杆

[内蒙古]云溪


一根羊腿烟杆

不记得父亲从哪里得来

小时候,我不知道羊肉的味道

惨白的烟杆,让我想到羊的眼神


父亲把他攥在手里,含在嘴里

我趴在炕沿巴巴的看

煤油灯的火苗,跳跃的好美

父亲捏一撮水烟,装进烟锅

就有星星在屋里闪烁

他微闭双眼,喉结滚动

然后吐出一串串青草的香味


解放前,他在烟馆抽大烟

烟杆里藏着宅子和田地

奶奶三寸金莲,磨出多少血茧

父亲说,那个烟杆好长啊

他抽掉了亲人的命

说到这,他抽的更凶,喉结剧烈抖动


我们姐妹要交学费了,父亲端起烟杆

春播种子不够了,父亲端起烟杆

我考试拿第一了,父亲端起烟杆

父亲的烟锅里装着,五颜六色,阴晴雨雪

他细细的抽,狠狠的抽

抽出孩子们明媚的世界

抽瘪了他的血肉

父亲咳着血,走了

乌黑锃亮的烟杆,替父亲睡在老屋


红方诊断:是一首有情感的诗。但语言、结构还不够精炼。

黄方诊断:一是立意不明。本诗毫无疑问是托物言情,但作者想表达的感情很多,似乎想批判又想借烟杆怀念父亲,诗意不明朗,而让本诗缺乏张力。二是表达冗余,关联牵强。比如“煤油灯的火苗,跳跃的好美”、“吐出青草的香味”诸如此类,于诗意没有太多关联,看似丰满文本,实是画蛇添足。

红处方:诗还是要节约文字。

黄处方:明确立意,凝练表达,合理关联生活。




小剧场

[内蒙古]牧歌悠扬


村口的戏台已经搭建完毕

据听说来了一位叫丁不三的名角

多少戏迷争相订票

打算听他一声绝唱


乘着好戏未上演

不如我们也登台过把瘾

你扮花旦我唱青衣

看谁能把人世间的爱恨情仇

拿捏准


红方诊断:“看谁能把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拿捏准”这是诗人应有的追求。

黄方诊断:本诗缺少必要的思考和生活关联,造成内涵和外延贪乏。剧场大小不是问题,关健看你怎么喝戏,怎样关联生活引人思考。另外由于你调侃了丁不三主编,罚你跳舞一天,看看脑子有没问题。

红处方:每个人心里面都有自己关于好诗的标准。可以坚持自我,但学习还是必要的。

黄处方:关联生活,弄清楚自己想演什么戏(体现诗思考引导的意义)。




[河北]淡淡妆


金刚石,逆天黑洞、鹰隼的利爪

冲破头盖骨的种子

冬天削在脸颊的西北风


榛子、龟甲,鹿角

雪地上被抛弃的剩窝头

米饭里的沙砾


牙齿、能戳穿石头的水滴

猎豹发情时的植入

摞着一抽屉刀子的心

忽然消失的一个人,忽然丢失一把记忆的钥匙


红方诊断:看似关于“硬”的意识流,一堆意象的堆砌。但诗意是飘忽不定的,不连贯的。最后两句是核心。由于和前面难以贯穿,而指向不明。

黄方诊断:思路有点乱,换种方式赞你叫“解构线性思维”,作者在罗列硬的事物中掺杂了许多软的东西,搞得有点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红处方:依据自己想表达的意思找到贯穿点。

黄处方:理清思路,弄清楚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建议不妨参照顾城的《弧线》,通过形式表意,暗合社会生活的联想,产生诗意。





东莞市向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诗视界》

联合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