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辣鱼美食研发组

一只乱入的墨鱼仔

两亩三分2019-08-21 13:57:56

早餐铺子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我在屋外找了个没人的四方小桌子坐下,左手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有没有新消息,右手摆玩着电瓶车钥匙,等我的馄饨。一个男人拿着一小碟菜,大步地走过来,“啪”地一下把碟子重重放在小桌子上,我微微皱了下眉头,继续低头看微信。他又大步折回去,端了满满一碗粥,折回来后又是“啪”地一下,把盛满粥的碗重重放在小桌子上。我忍不住侧过头去看了一眼,不少米粥顺着碗沿流到了桌上,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我稍稍抬起眼珠子来瞅了他一眼,他身材微微发胖,穿着有些发旧的灰色POLO衫,深绿色的工作裤,估摸着不出四十的样子。肚子处有特别显著的啤酒肚,腰部扎着一根皮带,勒得有些紧,倒是把他圆滚滚的肚子生生切成了一个葫芦的形状。


我回过头来继续看微信,不一会儿就等到了我的馄饨,我放下手机,往馄饨里加了些醋,准备开动。耳边却不时传来这个男人粗暴的又急速地喝粥吃菜的声音,喝起粥来呼噜呼噜,吃起菜来吧唧吧唧,不时还抽一下鼻子。我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只恨今天早上没把耳塞带来,这会儿就可以听着歌吃我的小馄饨了,而不是这个男人喝粥吃菜的声音。我看了看桌子上的纸巾,有种强烈的欲望,迅速地抽出两张来,搓成两小团,塞进我的左右耳朵去,可是我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做出这事儿来,我怕这男人发起怒来揍我,我只是把眉头锁得更深了一些,深得我都怀疑可以夹起一张纸了。


和着他喝粥吃菜的呼噜呼噜吧唧吧唧,我吃得更慢了,似乎这样他就能吃得更快一些。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七点四十五,这老兄是想让我迟到啊。可是我没有办法,只能这么慢腾腾地舀起一个馄饨,吹了又吹,悠悠地送进嘴里,然后两眼无光地呆呆看着远方,盼着坐我边上的这个老兄赶紧吃完走人。“哐”,我听到他站起来推开椅子的声音,心里一阵暗喜,终于要走了,他从桌上抽出好几张纸巾,“噗~”长长地一声用力地拧了一下他的鼻子,随手把纸巾扔到地上,大步流星地走了。我左手撑着额头,对着空气翻了一个白眼,不小心瞄到墙上的时钟,七点五十了,吓得我赶紧囫囵吞枣似地吃起来了。


馄饨还有些热,我把勺子伸到碗的最底下,把底下的馄饨翻上来搅一下凉一下,猛地一块黑黑的物体顺着勺子爬到了最上面。我吓了一大跳,是变异的大蟑螂?我睁大了眼睛凑近了看,是一只墨鱼的尸体,触角僵硬地直挺挺地撑着,在热气腾腾地馄饨中间散发着一股看不见的冷气。头上那黑黑的是眼睛吗,像是冷冷地盯着我,我不敢仔细张望,只觉得心里有阵恶心,吃下去的馄饨像是在不停地被搅拌机搅拌着,随时都要往上涌出。我放下勺子,该和老板说这只墨鱼的事吗?是不是就可以免单了?可是我怎么能确定这是像死蟑螂一样的脏东西呢?或许这只是老板的独家秘料,特制调味品呢?墨鱼本身是很鲜的呀。


“唉。”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浮在碗里的墨鱼,又赶紧挪开目光去,怕已经吃进肚子里的馄饨造反,从口袋里抽出一张五块钱,“老板结账。”老板快速走过来,接过我的钱放进围裙前面的兜里,又迅速地从兜里掏出一个硬币来递给我,“四块钱,找你一块。”我见他利落地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碗筷,整个过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停顿,肯定是没看到那只乱入碗中的墨鱼。


所以墨鱼,你那想为我免单的心是白操了是吗,真是相当抱歉了。



(图片来自网络)